耿直

2014.4入股·长期自我拉扯·专注产出·不混贵圈丨multi-tasking

浮生六记(上)

真好

Gimlet:



 



路人甲今天艺考。


路人甲从小不爱学习,语文数学加起来考不过一百分。上了高中,理化生政史地更是全盘崩溃。


好在生来一身的艺术细菌,长的盘亮条顺不说,唱歌从来不跑调。从小见了她的人都说,这丫头是个明星胚子,未来的赵薇章子怡。


路人甲自己也深信不疑,义无返顾踏上一条星光大道。


 


她站在末端看着排到天边的队伍,攥着自己手里的报名表。


证件照拍的清秀可人,信息填的滴水不漏。


北影啊,殿堂啊,艺术啊,我来了~


路人甲正幻想自己站在台上,百万粉丝山呼海拥她的名字,身后却传来一阵骚动,她正疑惑自己梦想照进现实,回头一看路人甲却差点吓跪。


我靠,现实版釜山行啊。


 


一大团人向着路人甲缓缓移动,还夹杂着“哇好帅好帅好帅”“让开点让开点”“我靠谁踩我”的各种分贝各种音色的叫声,好像台风过境一样轰轰烈烈。


 


路人甲揉揉眼睛,终于看清了处在台风眼位置上的,是一位裹得像个白萝卜的口罩小哥。


 


白萝卜迈着两条长腿,在人群中一语不发艰难前行,旁边长枪短炮手机镜头,对着他咔嚓咔嚓拍个不停,真是声势浩大。对比自己的形单影只,路人甲心中平添一丝不忿:哼,拽什么拽?这么多人,雇的吧。


 


 


等会,我怎么看他这么眼熟呢。


他不会真是个明星吧……


王俊凯?!


TFBoys?


 


一道闪电劈中了路人甲的天灵盖。


 


状若丧尸的人们被拦在了铁门后面,王俊凯安安静静排在了路人甲身后。


 


路人甲发誓,就算在形体课上被老师骂的时候,她的背也不会比此刻挺得更直。但她恨不得把眼睛转到后脑勺上,毕竟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和明星离这么近,什么风流巨星爱上我的内心戏也是不断在脑海里上演。


 


她屏息静气,绷紧每一根神经去感觉背后的动静。


 


衣料摩擦,她感觉王俊凯掏出手机,似乎是在听微信语音。


 


音量不大,只有他和竖着耳朵的路人甲能听见。


 


“wuli小凯加油,考上请我吃饭啦~”


声音很好听,像砂纸在心尖上磨。


嘀,王俊凯又放了一遍。


是个男孩的声音,嗯,毕竟是偶像,要是女的恐怕粉丝要炸锅。


嘀,嘀,嘀……


 


路人甲心说这十个字你是能听出什么花来啊,重放这么多遍,再好听也不能这样吧。八卦心切的她于是飞快的回头瞥了王俊凯一眼。


 


他在笑。笑容亮得刺眼。


像每个初恋的少年。


 


 


换了衣服以后路人甲狠狠咽了几口口水,仿佛能安抚胸膛里那颗心不要跳的太厉害。领了号,又去排队,好死不死的还是和王俊凯一组,穿着一身白衬衣,像棵小白杨迎风伫立。


 


古时候进京赶考的秀才看到一口棺材,有人觉得触霉头,有人觉得是升官发财的好兆头。虽然王俊凯不能和棺材类比,但路人甲妥妥的是第一种,悲观主义者。


 


她觉得自己没戏了。


 


 


进了考场看到对面几位考官脸比早春里的北京还冷几分,路人甲不禁打了几个颤。


按照座位坐下,考场里听得清每个人的呼吸声。


 


诗朗诵开始,老师一个一个的“好可以了谢谢”仿佛无情的铡刀,甚至有的人只念了十个字就被叫了停,严峻形势让整个教室的空气都凝结了起来。


 


路人甲双手抓紧了牛仔裤,暗暗祈祷着。


 


“老师好,我是19号考生,王俊凯。”


 


唰的一声,路人甲抬眼盯住教室中央的人。之所以是“唰”的一声,是因为教室里的几十号人同时都射过去了一道目光。


 


他朗诵的那首诗叫《帆》。


 


这首诗路人甲也读过。


路人甲喜欢俄国诗人,普希金,叶赛宁,莱蒙托夫。如果把写诗比作熬肉汤,她觉得欧洲诗人是在用头发指甲熬,俄国诗人是在用血肉熬。


 


“桅杆弓起了腰在轧轧作响,”原诗的一声叹息被他改成了一个轻笑,“它不是在寻求什么幸福……”


 


所有人都意识到了,王俊凯是唯一一个,念完了完整的一首诗的人。


 


 


轮到了路人甲,她没有听辅导老师的话,她选的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中最著名的一首,据传是写给他青春时代的恋人——一位俊美的少年。


那个世纪的诗,总有一种特别的古典和绵长。


路人甲念诗是标准的朗诵范,眼睛越过指尖看向某个远处。读到最精彩那一句“你在不朽的诗里与时光同长”,她不经意瞥到了一直低着头的王俊凯突然抬起头看着她。


路人甲分了一秒钟的神。


妈的,这张脸,他不当明星谁当。


 


 


出了门,大家纷纷卸下刚才的高度防备,有的唉声叹气,有的喜笑颜开。路人甲余光瞥到王俊凯掏出手机麻利的开机,屏保看样子像别人手绘的,是一只简笔画的小羊,憨态可掬的举着一个牌子,写着“王俊凯艺考制霸”。


 


并非路人甲蓄意偷看,只是王俊凯动作实在太快,戳了几下打开微信,一个“玺”字出现在对话框上方。


 


他露出了今天第一个放松的笑容,发了个语音


 


“我考完啦,还不错,晚上请你吃大餐啊。”


 


路人甲看着他眼角眉梢的甜蜜。


第一时间就想分享的人,一定是很在乎的人吧。


 


 


放榜那天,路人甲在布告栏把整个名单翻来覆去看了十遍,从熙熙攘攘看到空无一人。


她艰难的蹲下,抱着膝盖无声的哭了起来。


 


 



“平凡”这个词是为路人乙量身打造的,扔到人堆里也找不到的那种平凡。


和许多平凡的人一样,路人乙在拼命寻找一些东西,让自己看起来和别人不一样。


路人乙是个追星族,这个词有点儿古早,现在网络时代都叫粉丝。当粉丝,是路人乙展现自己不平凡的主要方式。


 


一般来说,一个普通粉丝或者每天啊啊啊帅帅帅舔舔舔,或者每天攒攒攒买买买剁剁剁,或者为了偶像披挂上阵和人争个面红耳赤,或者以偶像为人生标杆时时刻刻督促自己上进。


路人乙不一样。


路人乙是个私生饭。


 


此时此刻的路人乙正蹲在北京某区某路某公司旗下艺人的宿舍楼下,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某公司。


严格来说她也并非爱自己偶像爱到不眠不休风里雨里蹲点你的那种人,路人乙只是很享受这种感觉。好比现在,她无聊的戳着手机,一众粉丝在她的微博下留言“大大求拍正脸”“好瘦啊心疼我宝宝多吃点”“这是哪儿啊我也要去求偶遇”。


这种受人追捧的感觉是路人乙的无趣人生中唯一的满足感来源。


 


夜里的北京跟白天的不太一样,一切事物都昭然若揭。两个北京,总算还有一个夜里的属于路人乙。时值初夏,天朗气清,抬头是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


 


路人乙站起来拍拍屁股准备打道回府,却听铁栅门忽然嘎吱一声,紧接着探出一个脑袋打探着四周,路人乙连忙猫腰躲到了绿化带后面。


她轻而易举就认出了那张脸——某少年组合的四字成员当红炸子鸡易烊千玺同学。


路人乙屏息静气的观察着易烊千玺的一举一动,易烊千玺像是确定四下没人,扭头小声说了什么,紧接着推开门,大摇大摆走出来两个身影。


有一个稍微高一点的,那张脸是新闻头条的常客,当下中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覆手间百万粉丝哭爹喊娘,王俊凯是也。


 


这两位当红小鲜肉的夜生活,谁能不好奇,假如能拍到几个正脸,那转发点赞嗷嗷的,路人乙还不得直接晋升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粉圈大大?


她毫不犹豫的跟上了前方的两个身影。


 


北京刷夜的地儿很多,灯红酒绿三里屯,醉生梦死工体一条街,目眩神迷蓝色港湾;后海的吉他,永定门的烤串儿,簋街的大红灯笼高高挂。


路人乙第一次见有人暴走长安街刷夜的。


 


要说北京是全国的心脏,那这条街无疑是心脏上最重要的动脉。位高权重的几个建筑鳞次栉比,除了路边槐树沙沙的响,街道静的没有一丝杂音。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姿势很一致,插着兜并肩走着,闲闲散散晃晃悠悠,时不时说上几句话,奇的是不管易烊千玺说句什么,王俊凯都笑得像只猫一样凑上去摸易烊千玺几把,易烊千玺看样子是习以为常,默默的随他上下其手。


 


看这意思这哥俩应该是要去天安门看升旗,真是血气方刚的爱国小少年干的事啊……


 


路人乙离得远,隐隐约约能听见几句对话,却不太真切。


 


“所以你到现在还没去看《长城》?”这一句是王俊凯问的。


“没有。”


王俊凯原地冻结,发送了一个凯皇的怒视。


易烊千玺辩解:“你的脸天天在我面前晃,烦都烦死了,怎么还非得上趟电影院看啊?”


这边王俊凯立即炸毛,抓着易烊千玺的肩膀摇来晃去,偶像剧式咆哮:“烦?你敢说我烦?你再说一遍?”


易烊千玺被他晃得咯咯直笑,嘴上还是不饶人:“等你……啊哈哈……等你演了吻戏,我再去支持票房。哈哈哈哈。”


王俊凯愣了:“吻……吻戏?”


易烊千玺拍掉王俊凯的爪,嘴角攒出一抹坏笑说:“怎么,别告诉我你没想过,以后您电影里的荧幕初吻,可能就是您这辈子的初吻喽~”


路人乙离得这么远都能看到王俊凯的脸瞬间黑了八度。


她听见王俊凯冷冷的说:“不可能。”


易烊千玺看小猫儿被他逗急了,笑意更浓:“怎么着,队长您以后不接吻戏?永远走禁欲男神路线?”


“我说不可能就不可能。”王俊凯把易烊千玺狠狠的抵在槐树上,易烊千玺盯着王俊凯近在咫尺的脸,挣扎了一下欲说些什么,下一刻王俊凯就低头啃了上来,堵住他的嘴。


 


“我XXXXXXXXX”路人乙心里飘过一万句脏话。


 


看的出来她的小偶像是第一次干这事,生涩的很,与其说是在亲亲,更像是钳制。他双手死死的摁着易烊千玺双臂,胸膛紧紧的压住对方,不容一丝空气通过。他紧闭着双眼,睫毛翕动,绞碎了易烊千玺慌乱的凝视,他毫无章法的咬着对方,横冲直撞的攻城略地,掠夺了易烊千玺的呼吸。


“奉……奉开……小凯……唔……”易烊千玺已经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开始挣扎。无奈王俊凯好像是铁了心,用一只手圈住易烊千玺,另一只手捏住他的下巴,强迫他张开嘴。没有技巧没有温柔,王俊凯像只贪婪的小兽,贪婪的舔舐着易烊千玺软软的口腔,对于此道,王俊凯无师自通。


 


忽然他一声闷哼,捂着嘴放开了易烊千玺。


看样子被咬了一口。


 


“王俊凯!你不要再闹了!”易烊千玺的嘴唇被啃得红肿发亮,我见犹怜。


王俊凯盯着他不说话。


易烊千玺扭头就走,这次不复之前溜大街的轻松惬意,速度堪比竞走运动员。


王俊凯一声不发的跟上去,走的太快了,路人乙不得不一路小跑才勉强跟上。


路人乙在心里无语问苍天:两位大哥你们才十几岁腿为什么长这么长,行行好走慢点啊啊啊。


 


看样子易烊千玺气得不轻,闷着头暴走也不管身后什么情况,王俊凯呢,眼巴巴的盯着易烊千玺的背后,丝毫不敢放慢脚步。


 


路人乙从来没觉得这条街这么长过,到了天安门易烊千玺脚步一转,东绕西绕,绕到了故宫后墙的文津街。这是路人乙最熟悉的一条路,小时候每天放学她都从这儿走,那时候的北京还没有现在这么拥挤,路上骑着自行车的人怡然自得,五毛钱买一根冰棍儿走着舔着,看三五成群的中学生在路边拍婆子,无忧无虑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今天夜里,文津街月白风清,成排的自行车靠在墙根,路人乙恍惚感觉回到了她的童年。


 


路人乙这边儿正晃着神儿,却见易烊千玺停住了。路人乙也连忙刹车,躲在一排自行车后面。


 


易烊千玺转过身,倔强的抿着嘴,脸上还是一副气鼓鼓的表情。王俊凯低着头像个忘带作业的小学生,等着老师的审判。


“易老师”却突然张开双臂,轻启薄唇,泠泠吐出一个字:“抱。”


王俊凯像是得了特赦,又犹疑又惊喜,迟疑了三秒,他轻轻拥住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的脑袋搁在他的肩窝,闷闷的吐出俩字:“傻子。”


“千玺。”


“嗯?”


“我以后还要亲,天天都要亲。”


“……傻子。”


 


两个人的影子交叠在一起,慢慢拉长,慢慢走远。


 


路人乙还没意识到的时候,一行泪已经顺着自己的脸滑了下来。


她想起自己十七岁那年的夏天,在这条街上,也曾经和一个少年旁若无人的拥抱过。


她想起自己平凡青春里的每一个夏天,那时候她觉得什么都好看,什么都新鲜。


她突然想明白了。


 


点开手机,滑动解锁,把一路偷拍的照片全部选中,删除。接着打开微博,一条一条删掉,黑了头像,她发了最后一条微博


 


“唯愿你的永恒之夏不会凋敝。”


 


 


 



长沙淅淅沥沥的下了几场雨,一层秋雨一层凉。人都想吃点热的才觉得暖和踏实,路人丙因此多卖了好几斤馄饨。


这玩意儿无论地域,中国人都吃,北方叫馄饨,南方叫抄手,港澳台叫云吞。故此广受欢迎。路人丙的店面在岳麓区大学城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里,学生上学前晚自习后,总爱来他这儿点上二两馄饨饱腹。他就睡在店里,早上天不亮就开始擀皮拌馅,晚上要等周围加班的人全走了他才能关店。确是辛苦,不过藉此他也能维持生计,勉强站稳了脚跟。


 


窗外雨声时断时续,像是某种咀嚼的形式,是夜在抉心自食。路人丙开始收拾起白天的残羹冷炙。


接着推拉门一响,走进来一个半大小伙子,穿着卫衣戴着棒球帽,带着点儿水汽,浸得睫毛像是墨染的。


 


“老板,两碗红油馄饨,多放辣。”


“好嘞。”


 


他挑了一张靠里的桌子坐下,不一会儿,又进来一个,比前一个高半头,只简简单单穿了件T恤。最招人的是一双桃花眼,往店里一扫,径直坐到了棒球帽对面。


 


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眨巴眨巴:“千玺,这就是你请我吃的生日大餐?”


棒球帽挑眉:“瞧不上啊?哥们儿我就好这一口,爱吃不吃。”


 


路人丙适时端上碗,白胖的抄手浸在亮澄澄的红油里,撒上香菜碎碎和葱花,引得人食指大动。说了声慢用,路人丙就独自在柜台后面发起了呆。


俩人不紧不慢的吃着,时不时说两句话。


 


“哥今天舞蹈solo帅不帅。”


“就那样吧。”


 


“你和王源做那蛋糕能吃吗。”


“当然啊。”


 


“你说咱们偷跑出来,一会回去会不会被胖虎拎着揍。”


“王俊凯,”棒球帽放下筷子,“能不能安安生生吃会饭。”


 


作为全中国的娱乐之都,长沙城里就算是跳广场舞的娭毑爹爹也对各路明星如数家珍。路人丙心下了然,这就是那个电视上天天蹦来蹦去左手右手慢动作的三个小男孩。他不动声色的留心着他们的动静。


 


王俊凯委屈巴巴的说:“今天过生日,你还对我这么凶。”


 


路人丙想起来,今天下午有几个女大学生聚在店里,看这个叫王俊凯的小伙子十七岁生日的视频,捂着心口尖叫。他也瞄了几眼,帅是帅,但一个十几岁的崽崽,过生日还要穿着个单褂子上台演节目,着实让人心疼。


 


易烊千玺语气软了一点儿:“好吧,那你想说什么。”


 


“我挺喜欢长沙的。”王俊凯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


 


“嗯。”


 


“小时候来过,没什么感觉,臭豆腐也不好吃。后来在这儿遇到了你,那个选秀节目。”他露出两颗小虎牙,“然后咱们一起来了好多次,认识了很多朋友,后来你又来这儿上学了。”说到兴奋处他的眼睛都在放光,“我就越来越喜欢这儿,特别喜欢。你说这是不是叫‘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


 


易烊千玺噎了一下:“咳……您少看点偶像剧……”


 


“千玺,你喜不喜欢长沙?”王俊凯期待的看着他。


 


易烊千玺用勺子搅着碗里的馄饨,半晌开口说:“我没什么特别喜欢的地方,北京长沙重庆对我来说,都一样。”


路人丙在心里默默心疼了一下王俊凯,这个易同志真是要把天聊死的节奏。


“不过,”易烊千玺看王俊凯失落的垂下眼,补充道,“可能真的会因为一个人,喜,喜欢上一个地方吧。”他实在说不出爱字,“不是有句古诗叫‘同心一人去,坐觉长安空’嘛。”


王俊凯一下子笑逐颜开:“还是我们易大诗人有文化,那我每次回重庆之后,你有没有觉得北京空了?”


“……”易烊千玺心说您倒是挺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王俊凯又郁闷的垂下眼。他当然知道自己不该太迫切去证明什么,也知道真心话不是靠逼问套出来的,更知道易烊千玺是一个不喜欢宣之于口的人。


他什么都知道,可是他忍不住。


越问越失落,越失落越问,我在你心里到底有没有不一样,我和你在一起你到底开不开心,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小小的店面里,两个人默默的咀嚼着,路人丙叹了一口气转身进了后厨。


掀开布帘的那一瞬间,他听见易烊千玺含含糊糊说了一个:“有。”


 


不用看,路人丙也知道身后的王俊凯此刻笑得能赶上橘子洲头的跨年烟花那么灿烂。


 


路人丙简单收拾了后厨,再出来时,王俊凯一脸认真和易烊千玺分辩着:“……当然不一样了,跟粉丝过生日是我的责任,跟你过生日才快乐啊,怎么能说今天说过祝福了就不说……”


 


“好好好,我祝我祝。”易烊千玺经不住他缠,“祝你永远自由自在,祝你比所有人希望的都好,祝你一生一世每天都能做个好梦。”眼看着说得王俊凯两眼波光粼粼,易烊千玺赶紧从怀里掏出一个包的花里胡哨的玩意儿,挠着头递给王俊凯:“时间仓促随便准备的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喜欢喜欢。”王俊凯只觉得心脏都变成了一块果冻,柔软的颤抖着,他三下五除二拆开,是一本精装版《小王子》。


翻开扉页,易烊千玺清峻的字迹映入眼帘。


 


“我的小狐狸,我的玫瑰花,十七岁生日快乐。


                     易烊千玺 9.21 于长沙”


 


 


王俊凯眼窝浅,眼泪吧嗒吧嗒的就要掉下来。易烊千玺扭扭捏捏的别开脸挠着头,路人丙看着,好笑又唏嘘。


他拿过一个纸巾盒,起身去门外抽烟,途径他们那一桌的时候,轻轻放下,和蔼的笑笑。


 


雨停了,繁星如沸,烟蒂的火光映着路人丙的脸,明灭不定。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168)
  1. 梧寂。。SoulmateJk 转载了此文字
  2. SoulmateJk 转载了此文字
  3. Cosset:)耿直 转载了此文字
  4. 知非一只☁ 转载了此文字
  5. 玺欢凯爽棋一只☁ 转载了此文字
    想哭
©耿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