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直

2014.4入股·长期自我拉扯·专注产出·不混贵圈丨multi-tasking

流年丨00-04

# 太久没更,00-04整合重发有微调


# 感谢惦念


# 凯千 X 慢热 X 99%脑洞


 


 




 


=楔子=


  


多少年后,现世安稳。


他把他拥在怀里,坐在落地窗前的摇椅上,一边慢慢摇晃一边看夕阳逐渐消失在天际:


“喂,我说千玺,我们的十年如果写成书,那一定是言情中的言情,狗血中的狗血。啧啧啧,要不怎么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呢!”


他把后背贴在他温暖柔软的胸膛上,捞起他胖嘟嘟的手一边把玩着,悠悠开口道:


“王俊凯啊王俊凯,想我千总英明一世,怎么就在你这条小水沟里翻了船呢!”


他用指尖轻轻戳了戳他的梨涡,总结道:“所以,这就是宿命。憋挣扎了我的千总。”


他颔首,微笑:“毕竟,是我自投罗网。”


 




 




=01=




王俊凯啊,在故事的最开始,我对你的不屑,和你对我的一样多。——易烊千玺


 


2013年4月,易烊千玺第一次来到重庆。


在这之前,他关于这个城市的认知无外乎拌在火锅气味里的麻将声,终年散不去的雾气,盘区回旋的山路,以及咿呀学语时诗词里的那一句“除却巫山不是云”。


从北到南,从一个组合到另一个组合,从一种生活到另一种生活。 易烊千玺似乎根本不需要过渡, 对这样的 迁徙早已习以为常。而对于即将见面的两位新搭档,坦白讲,他其实一点都不期待。甚至对于他即将加入的那个据说定名为TFboys的组合,他也几乎没什么真实感。


一位自称是经纪人的R小姐从机场接他去公司。


“你是易烊千玺是吧?” 


“以后我带你。 ” 


“叫我R姐就好。 ”


至此,一路无话。


不是觉察不到R小姐的冷淡,奈何易烊千玺也不是容易和人熟络的性子,于是便干脆彻底断了攀谈的念头。




车子在重庆高高低低的绕城路上颠簸,飞驰后退的景物不停从眼前划过,易烊千玺的思绪也随着这起伏的山路弯弯绕绕。想到远在北京的弟弟,想到临行前欲说还休的父母,想到去年还在一起训练的段旭宇和王迦拿——哦,那个时候他们还是亲密无间的飞炫少年,再想到以后可能会到来的或好或坏的生活。 


昏昏沉沉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易烊千玺快要溺死在自己的思绪里时,车子倏地由颠簸转入平稳,并很快停了下来。


经纪人R小姐略显冷淡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到公司了,下来吧。”


“好的。”他应了一声,软软糯糯的,抱着自己的书包跟着R小姐下了车。




重庆那天的天气是难得的晴,可在下车的一瞬间,易烊千玺却觉得,自己的眼睛几乎是刺痛的。一种无法控制地晕眩。 


他闭起眼睛,等自己的眼睛渐渐适应明媚的春光。 睁开眼的一瞬间,他看到公司大楼二楼最左边那里的一扇半开着的窗,白色的窗纱随风飘动,衬着少年纤细的身影若隐若现。模糊又梦幻。


很奇怪,纵使他看不清少年的脸庞,却意外地读懂了少年周身倾泻而出的情绪——一种少年热血般尖锐的带着倔强的抵触。


抵触?


是的,抵触。


一时间,他的心情也变得微妙而紧张起来。 


 


“千玺,怎么又发呆?源源和小凯都在等你呢。 ”R小姐的声音响起,打破了易烊千玺的怔愣


“就来! ”敛下眉眼,他下意识地用手捋了捋自己的刘海,向着R姐的方向跑去。


“欢迎你,中分哥!”


甫一进门,迎接他的是清亮的薄荷音。


易烊千玺循声望去,那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 身材极是纤瘦,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许是因为被喊“中分”的尴尬,他只是回以一个略显羞赧的笑容。不过易烊千玺承认,即便后来经历了人事种种,回想那一瞬间,他的心情几乎是可以称之为欣喜的。


“我是王源,以后我们就是队友了。小凯在楼上,我带你去。”薄荷音少年双手虚虚地环在胸前,看着他,漾开清爽俊俏的笑容。


王源。


礼貌,热情,恰到好处。


易烊千玺轻轻抬起头,看了看那双晶亮的葡萄眼,又瞥见旁边R小姐温柔无比的笑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便又不着声色地移开眼去。


好歹是在娱乐圈沉浮几年的孩子,饶是本性冷静自持,也总是存着几分出奇的敏锐的。


他看得出王源的芥蒂,全部藏在那双醇亮的眸中,像黑洞。看不见,但真的存在。


“走,去二楼练习室,不然小凯该等急了。”


少年抬起细瘦的胳膊冲他摆了摆,便抬脚向大楼深处走去。


易烊千玺看着他的背影,紧拽衣角的手攥了又攥,终究跟了上去。




绕过楼梯拐角,一直向西走,薄荷音少年带着他停在了走廊尽头的那扇门前。 


易烊千玺恍然产生一种造化神奇的宿命感。


白色窗纱后的少年=他未来的队友=那个被反反复复提及的名字“小凯”的主人,现在就在门后,等着他。


对了,必定还带着无法掩饰的抵触。


“小凯真是的,不知道千千要来吗,还锁门!”少年嘴上吐槽,那眼睛里的笑意确是藏不住的。“老王我们进来了哈!”




门被轻轻推开,白色窗纱还在肆意飘着,窗前的少年却在背后阳光的映衬下简化成了的一抹倔强的剪影。 


少年垂着头,怀中抱着一把相对他身形来说大了不止一号的吉他,右臂弯成优雅的弧线,手指一下一下拨弄着纤细的弦,只是那紧绷的 下颌泄露了主人并不阳光灿烂的心情。


“我说老王你还能不能行?别在那儿摆造型了!”王源一边吐槽,一边跑到那个少年的身边,给了他一拳。而后又将修长的指尖对准他,“这是我们家小千千。”


抱着吉他的少年未发一语,只是堪堪抬起头吐出一句“王俊凯”,复又低下头去。 视线再没分给易烊千玺半分。


看着王源完成月牙儿的眼睛,易烊千玺不得不承认, 这样温暖甚至宠溺的笑容,与刚才看自己时的节制疏离,是有天壤之别的。


于是,刚刚酝酿好的善意,在刹那间消失殆尽。




王俊凯和王源之间,是竹马真情。


王俊凯王源和易烊千玺之间,是陌生芥蒂。


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 


 


“我是易烊千玺。” 


 


***


你好我的新队友。   


反正,


队友什么的,


我又不是没有过。


我又不是没有失去过。


  

 



=02=




当时吧,年纪小不懂事,就觉得这北京来的小子忒高冷。烦。——王俊凯


  


是谁说,对的结局一定会有个美好的开端呢?


易烊千玺不知道他们的结局称不称得上“对”,但即使在许多许多年后,回忆初见,易烊千玺始终忘不掉那天窗边,吉他少年让他惊艳的美丽面容和掺着敌意的冰冷眉眼。 


看吧,他们的开始绝对称不上“美好”就是了。


结果那人听罢又把脑袋埋在他颈旁,用虎牙在他脖子血管的位置一下一下细细研磨着,“不对不对千玺,咱们那时候明明是‘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哪里不美好?你真不懂情趣。”


“王俊凯,你的情趣还真难懂。”


“那......我再让你懂懂。”翻身压下。


“王……唔。”一晌贪欢。


 


那日,窗边的吉他少年吐出一句“王俊凯”后,再没理易烊千玺半分。


而他回了他一句“你好我是易烊千玺”后,也再不发一言。


一个十三岁,满了七个月。


一个十三岁,还差200天。


正当年少。


狭路相逢。


一场好戏。


……大概?


 


不算大的练习室里,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各自占据房间的一端,楚河汉界,阵营分明。


王源来回踱了几步,最终还是在王俊凯身边站定,摊在窗台上,一边玩儿着手机。一边哼着类似啊咦哦啊咦哦的奇怪调调。


后来,易烊千玺才知道,那代表着属于他们的从前。


他无法想象、不曾参与也难以介入的过往。




站在深棕色的地毯上,看着完全陌生的房间和完全陌生的另两人,易烊千玺莫名地有些局促。 


说不曾期待过,那肯定是骗人的。不是没想过会遇到怎样的伙伴,他憧憬过一见如故亲密无间,也设想过相看两厌剑拔弩张,但每一种设想都没眼前的场景来的真实。


平静却暗流涌动。


看着房间那头两个人被阳光衬成黑白的剪影,有那么一瞬间,易烊千玺甚至怀疑自己决定加入TFboys的决定是否真的正确。


不过,好在前几年在娱乐圈的历练,早就予了他的一身铜墙铁壁,即使心里已惊涛骇浪拍案,面上仍旧是一副云淡风轻。


“R姐,公司有舞蹈室吗?我想去练练舞。在这里怕会打扰到小凯和王源儿。”


软糯的少女音,再配上温和的梨涡笑,完美。


R小姐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终是没说什么,引他去了另一个房间。


 


当易烊千玺还称不上挺拔的身影消失在门边,窗边乖巧玩儿手机的薄荷音少年便拿脚尖踢了踢旁边那人的腿:


“老王,你484傻!差不多得了哈,好歹以后少不了绑一起,都打算一起出道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就看他不爽。”王俊凯对王源的话不置可否,漂亮的桃花眼里写着满不在乎。


“哎,你源哥这就要批评你了。夫用兵之法,攻心为上也,晓得伐?像源哥这样天真无邪才是真·高手。”


“滚蛋。”


王源一下子笑的花枝乱颤。


“哟,时代俊峰霸王凯,这第一次见面吧?人家可没招你。”葡萄眼又转了转,调侃道:“不对,你俩这可不是第一次。我刚百度了下这位易烊千玺,他也参加过那个节目,就你被刷下来那个,叫什么来着…我刚看到真的…”


说着便又低下头抓起手机想看,不料却被另一双刚才一直不肯松开吉他的手抢了去。


“你看你看,就这个,这不就中分哥嘛。还有你看你那个时候土的,啧。”


话还没说完,王俊凯一个眼刀过来,王源乖乖闭了嘴。


桃花眼只是大略扫了几下,王俊凯就把手机扔回了王源怀里。


“怎么一直这德性。都说了老子最烦高冷货。”




 


王俊凯的敌意来的有情可原又莫名其妙。


这孩子嘛,从小在时代峻峰撒泼打滚儿,经历了解散、重组,并成为年龄最大的练习生后,更是无法无天。你对我就得捧着,就得笑脸宠着,我的是我的,你的如果我想要那也是我的。


除了对王源手下留情,他对其他练习生总是冷着一张脸,别人欺了他一分,他一定要讨十分回来。


看着外表豆丁一样、那眼神却出奇清冷的易烊千玺,王俊凯的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铜豌豆?


他不希望来一个陌生人打破现在的平衡关系。何况一看就是个不好伺候的主儿。他和王源就不能出道?非得再塞过来一个?


对于他的问题,王俊凯自知无解。他明白,对于他的加入,他其实根本无法阻止。


就像苹果熟了一定会落下来然后砸到牛顿的头上一样。不然怎么提出牛顿定律呢?


 


日子悠悠的过着。


等易烊千玺第二次见到王俊凯的时候,已经是2013年暑假了。


那时他们的出道已成定案。


2013年8月6号。


没得改。


 


“今天拍《爱出发》MV,花絮也会记录,你们注意点儿情绪哈。别玩儿太high,当然了也不是不让你们玩儿,就是…哎你们别动,好好化妆可以不咯?俩臭小子!……”


王源在补妆,王俊凯拿着个充气锤子在鼓捣摄像机,R小姐正对着他们絮絮叨叨,事无巨细。


易烊千玺有些恍惚,R小姐的样子全然不是他记忆中的那般冷硬。


当然,也或许是对着不同的人。


“诶,易烊千玺呢?怎么除了发呆就会乱跑,真是的。”


“R姐,我在这儿。”


R小姐的身体似乎僵了一下,不过又迅速转过身面向他。


“哦,正找你了。一会儿你记得看镜头啊,别挤。”


“明白的,R姐。”


又是那种平静温和的笑,看不出半分埋怨或气愤。


不会和他们抢的。放心。




王俊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一个不注意被反弹过来的锤子砸了脑袋。


顾不上易烊千玺说了什么,R小姐又跑到王俊凯旁边,生怕毁了这精致的小脸。“哎哟我的小祖宗,都说了小凯你小心点儿,磕着碰着怎么办?”


“姐你好烦。”王俊凯回答的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还真是个小霸王啊。


易烊千玺感觉自己的微笑有点儿僵。


“千玺你笑什么呐?快让你源哥也乐呵乐呵。”


还是那个清亮的薄荷音,总是把自己从快要溢出的尴尬里拉出来,无论假意或是真心。


“没事儿。”


到底是不熟悉的人,王源和易烊千玺的聊天话题无外乎弟弟多大了?想弟弟吗?听说你成绩不错?哇年级第一学霸千啊!你喜欢什么游戏?哎呀好巧我也是。怎么,来一盘?


似是善意,却又着实无关痛痒。


王俊凯呢?


王俊凯会冷着一张脸说:“王源过来,我跟你讲这个动作你跳的不对,应该这样跳。”


或者手舞足蹈地龇着虎牙:“王源我听腿哥说磁器口新开了加唱片店,去不去咯?”


或者一手搂过王源的肩一手捂在王源耳朵上,用不大不小刚好能让他易烊千玺听清楚的音量说:“我跟你讲刘志宏今天又在公司blablabla…还有blablabla…哈哈哈哈”


哦对了,用的一定是重庆话。那种易烊千玺不擅长的、听不懂的语言。


 


王俊凯也分不清自己是不是刻意,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总会用一种混合着得意、不解、迷惑以及愤怒的眼神瞥向易烊千玺。


啧,这人就不会生气?


于是更加变本加厉。


管你拍正片还是拍花絮,爷我只和王源互动,那个小子是谁我不认识我不稀得理他。


王俊凯梗着修长的脖颈,想一直骄傲的斗鸡。


每每这时,易烊千玺看在眼里,嘴都会无意识地抿成一道线。




王俊凯,你其实不必如此。


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在期待。


真的。


  

 



=03=




我的心里有一团火,没走进它的人只能看到冰。——易烊千玺


 


少年时的情感表达,总是天真而率直,却又可爱的让人不忍苛责。


少年时的情感变化,总是说不上缘由,却又细腻的让人回味无穷。


2013年暑假,易烊千玺在重庆待了整整两个月,训练。


2013年暑假,王俊凯晾了易烊千玺整整两个月,炸毛。


纵使王俊凯执拗的对易烊千玺采取了“不管不问不靠近”的单方面抵抗政策,不过易烊千玺的样子,还是伴随着重庆炎热三伏天里的蝉鸣声,渐渐清晰起来。


他有个弟弟。还挺可爱。 


他成绩很好。年级第一。


他跳舞很好。还会编舞。


哦,钢琴。哦,书法。哦,变脸。哦,吉他。


……


 


“老王我跟你讲,这货真的不是外星人吗!tell me why啊!!!哦对了那个tell me why你可以看一下,估计是易烊千玺唯一的黑历史。”一边的王源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嘴里嘎巴嘎巴,薯片渣子飞了一地。 


哦。呵呵。是的呢。


“人家可是京城来的易公子。”


“这话咋这么酸呢!放心老王,我最爱的还是你。”


“可我爱的是杨幂。王源你闭嘴吃你的薯片憋说话了。”


“我能不能申请再说一句?”


“有屁快放。”


“其实我觉得现在不是人家小千千傲娇,是你。整天冷着个脸还指着人家主动跟你笑得跟傻逼似的?不是我说你……”


“눈_눈”


“你滤镜太厚了真的。”


“눈_눈”


“好了好了我闭嘴了。”


 


为什么看着易烊千玺就来气?王俊凯自己也说不上来。只不过时间久了,王俊凯也觉得自己一直像个刺猬似的实在无趣。


本就是心底善良的孩子,虽是霸道惯了,可碰上任他揉圆搓扁愣是全盘接受不吭一声的易烊千玺,王俊凯彻底没了辙。


道也出了,人也来了。改变不了的。


改变不了就接受。


就像哥哥们的离开,和易烊千玺的到来。


改变不了就接受。


没有人比王俊凯更懂这个道理了。


 


暑假就像按了快进键的计时器。很快就到了8月的尾巴。


易烊千玺离开重庆回北京的那天,站在公司楼下,看着那栋自己已经非常熟悉却仍旧说不上归属感的建筑,少年有一刹那间的恍惚。


都已经,两个月了呀。


都已经,是TFboys易烊千玺了呀。


说不上感动,只是有些感慨。


下意识地,他又抬头向二楼最西边的那扇窗望去。窗户还开着,白色的窗纱仍旧时不时被风吹起,模模糊糊的,只是白纱后没了那个让他惊艳的少年——那个少年现在就在他身后站着,而且一定是抱着双臂不屑一顾的样子。


于是一瞬间放空。


 


王源一只手插着兜,一只手扯着他的书包带晃个不停。


“小千千,你一定记得给我寄几盒驴打滚过来!”


“好。”


“对了,还有说好的北京烤鸭和狗不理包子别忘了!”


“好。但是…但是狗不理是天津的。”


“那就换一个!随便啥子都行只要是吃的。”


“好。”少年点点头,郑重其事。




“啊!小千千,你走了可要记得想我啊!”薄荷音少年说着,便要往他身上扑。


对于这样的亲近,老实说,易烊千玺很不习惯。于是他微微退后一步,想错开身子,不料却撞上了一直在他身后一声不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王俊凯。


他下意识看向那双桃花眼,又蓦地拽住衣角,错开视线。


“抱歉!”


“没事。”少年的声音似乎有些僵硬。“嗯…祝你马上能见到你弟弟…玩儿…”


少年莞尔,在一边的王俊凯视线不可及的角落,绽开了一抹清甜的栀子花味儿的笑。




===


许久许久之后,又一次闲聊,说起少年往事,Roy饶有兴味地打趣他:“千玺,你就老实招了吧,你这个闷骚是不是当时就对我们凯爷动了心思?


易烊千玺弯唇,语调上扬,温和却狡黠:“呵呵,怎么可能?”


当时吧,胆子小,也没别的想法,就是觉得,这小子特别嚣张,特别傲娇,特别…好看…


Roy撇撇嘴,表示鬼才信你说的:“你源哥早已看穿一切,别狡辩了。”


===


 


十二月,王俊凯和王源刚放了寒假,就被R小姐领来了北京,说是要寒假集训什么的。随行而来的还有车夫小马哥,从南到北,拖了一路箱子。


刚在酒店办好入住,R小姐就拿着一沓子写满训练计划的纸来到王俊凯和王源所在的房间。


“年前这二十多天咱们就都在北京不走了,上午3小时,下午4小时,你们都得在嘉禾练舞。记得别赖床啊!特别是源源!”


“嘉禾?是千玺待的那个嘉禾舞社?那千玺跟我们一块不?”


王源的问题接踵而至,王俊凯却什么也没说,蔫蔫的窝在一旁的沙发上盯着脚架尖,顶着红扑扑的一张脸。


“小凯听到没?”R小姐一定要确认一遍,自己的信息已经被传达到位才肯罢休。


“哎呀知道了,R姐你太罗嗦了真是。”少年挥了挥细瘦的胳膊,又索性转了个方向,抱起腿发呆。


“累了?那你们俩快收拾收拾咱们就去吃晚饭了。”R姐抖了抖手中的行程单,转身准备离开。


“千玺和不和我们一起去嘛!”王源还在执着的问着。


“去去去。当然得去。”R小姐回答。


王俊凯突然觉得心头一颤,手脚涌过一股热流。暖暖的。不对,有点儿烧的慌。


北京那时已经放了暖气。


王俊凯觉得,一定是自己水土不服暖气中毒了。


没错就是这样!




见到易烊千玺已经是第二天。 


推开国贸嘉禾25F练习室的门,王俊凯一下子就捕捉到了落地窗前的那个身影。


负责特训的Bobo老师还没来,易烊千玺缩在明显oversize的羽绒服里,有点儿像…有点儿像土豆时期的自己…


王俊凯盯着他看。


他靠着落地窗坐在地板上,身后是北京上班高峰时间堵得水泄不通的三环路,眼神愣愣的,应该是在发呆。


王俊凯莫名觉得他高了点儿,就还是瘦,豆芽菜一样。


易烊千玺听到开门声音的瞬间就转过头来,冲他点点头,微笑着道了一声:“早!”


“啊,额,唔……”少年突然了产生一种名之为尴尬的情绪。


王俊凯后来回想起,那应该是自己第一次注意到易烊千玺的笑。软软的,甜甜的,像自己最爱吃的六月的水蜜桃。


 


站在门边的少年还在发愣,就被身后的人一把推开。


“小千千好久不见!想我没?”王源说着,便向易烊千玺冲过去。


窗边的梨涡少年不着痕迹的把视线从门口那人身上挪开。


“好久不见,王源儿。”少年唇角的梨涡又深了几分。“还有,好久不见,小队长。”


“哦。”别扭。


“对了,生日礼物喜欢吗?”


“嗯。”恼羞成怒。


少年抬起头,正想冲窗边笑的一脸温和的人说点什么,却见他已经转头望向王源,还是那句,“你呢,大源儿,生日礼物喜欢不?”


“喜欢喜欢,吾家千千深知寡人之心意!不过下次送我吃的就更好了哈哈哈。”


王俊凯突然有点生气。


易烊千玺你这是在示威吗!




少年心里突然就有那么点儿别扭,不自觉地鼓起一张脸,虎牙咬了咬下唇,正想说点什么,却被身后响起的一道声音堪堪止住了已经张开的嘴。


“哟呵这么早竟然都到了?千玺还不赶紧招呼你的俩小伙伴儿换衣服,咱开练了哈开练了。”


虎牙少年一扭头,看到一个头戴棒球帽,一身骷髅头,浑身上下就差没写满“嘻哈”二字的高瘦青年。


怎么,想打架啊?


桃花眼闪了闪。


“我是Bobo,你们的舞蹈老师。”


这厢的Bo总笑的无比灿烂。


那边王俊凯觉得,中二病复发,自己简直要被自己蠢死了。


  

 



=04=




绝对!不能让他看笑话。——王俊凯


  


寒假特训的强度比想象中要高得多。


压腿、拉筋、练体能、掰动作。再压腿,再拉筋,再一遍又一遍反复。


王俊凯觉得,自己之前一个月的练舞量都不如在嘉禾这一天来得多。啊,该死的舞蹈!帝都人民就是狠啊,训练起来忒不要命了哇!


可是……少年稍稍抬起头,用余光瞥了眼在他右侧的易烊千玺。那人的嘴角明明已经抿得死紧,明明已经累的满头冷汗了,明明已经甩了他和王源一大截了,怎么还不肯去休息?这这这绝对是肯定是又一轮挑衅!不过他这么多年怎么坚持下来的? 


“绝对不能输给他。绝对不能让他看笑话!”


这是已累到极限的中二病晚期的虎牙少年心里仅剩的执念。


不过就在这一晃神之间,头竟然越发晕了。


“完蛋,要丢人了。靠!”


这是王俊凯失去意识前一刻,唯一的想法。


 


也是,原本王俊凯自小就有个低血糖的毛病,没成想就在特训进行到第三天的时候,不堪重负。头一歪,不省人事。


“小凯?小凯怎么了?停停停,千玺源源停。”


Bobo被吓了一跳,这……自己还没开始魔鬼训练就晕啦?这么菜?!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尖,觉得自己已经相当仁慈了的Bo总开始反思,在特训这个事儿上,自己有关“仁慈”的定义是不是跑太偏了。


“Bobo老师,老王估计低血糖又犯了。他一直有这毛病没事儿。不过……咱休息一下吧呜呜…我们的水平您也知道,您不能按照千玺的标准来啊 T^T”




低血糖。 


听到这个词,易烊千玺英气的眉紧紧皱在了一起。


看得出王俊凯从刚才就在死撑,不过没想到他竟然有低血糖。


有低血糖还死撑。真是……蠢。


“Bo总,任姐小马哥他们都不在,要么,要么就让我带小队长去医院吧。”易烊千玺抬眼看向Bobo,声音糯糯的,却透出一股不容反驳的坚持。


“我也去我也去。”王源冲他眨着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小千千我,我帮你抬他,嗯!”


少年失笑,“王源儿,你就老实训练吧!短板,还是早日补上比较好。”


“哦……”


 


王俊凯做了一个梦。


梦里白茫茫的一片。那是寒冷的味道。


不过当他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身上盖着被子,周身围绕着的是与梦中的清寒截然不同的温暖气息。


他睁开眼,焦点重新聚集后,他看到了雪白的天花板,和正在一滴一滴往下滴落的药水瓶。


看来是在医院。


少年突然有些懊恼。怎么能晕过去呢?这下在易烊千玺面前丢大人了呢吧…啊啊啊啊啊…


正自我拉扯间,少年听到一声响动。转头望过去,门开了。先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再是一双古井无波的眼。


哦,是易烊千玺。


等等,竟然不是王源?!


卧槽?!


 


“你醒了?”门边的少年冲他微微一笑,梨涡隐隐约约。


“嗯。”王俊凯也冲他微笑,黑色的眸还带着几分刚清醒过来的迷茫。


“还晕吗?”易烊千玺声音温柔。


“不晕。”王俊凯摇了摇头。他可不是娇气包。


“饿了吧?我刚从楼下给你买了碗馄饨,赶紧吃点儿。”少年歪着头,冲他晃了晃手中的快餐盒和一包粉色的东西,明明是普普通通的动作,可配着那张面瘫脸,却愣是让王俊凯感受到了一种诡异的反差萌感。“吃完饭再吃这个糖。我刚搜了下百度,低血糖的时候吃点糖比较好。”


“唔,谢千总!”王俊凯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盯着白色的床单不知道想些什么。


怔愣间,易烊千玺已经把馄饨端到了他面前。热气一下气扑向眼睛,王俊凯觉得,眼睛里面一下子全是雾气,朦朦胧胧的,还有点儿湿。




“王源呢?”少年揉揉眼睛,用虎牙轻轻咬破一层馄饨皮,“嗷,烫烫烫!” 


“跟着Bo总训练呢。你慢点,队长。”那厢的少年已经倚在了窗边,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玩什么。


“哦,也是,他又缺心眼儿又缺训。”病床上的少年被自己逗笑了,“不过千总啊,我跟你讲,你们这儿的馄饨怎么和我们重庆最有名的那个抄手这么像!”


窗边的少年终于将视线从手机上挪开,望向床上的病号:“抄手是什么?”


“抄手就是……哎呀我也形容不出来,反正就是一种吃的,长得跟这个差不多。”少年用勺子舀出一只馄饨,冲他举起来,一双桃花眼睁得大大的,“我们重庆的小吃,可有名了,吃完特舒服!特别是冬天的时候!啧,不过话说回来你们北京的冬天怎么这么冷。”


“今年确实有点冷,不过还好吧,北方都这样。”少年仿佛在思考什么严肃的科学问题。“然后,我没见过抄手。”


“太遗憾了。没有抄手和小面的人生简直不圆满。”虎牙少年一口吃掉了勺子中的馄饨,脸上确是莫名的得意。


易烊千玺看着病床上那个写满了“我比你懂得多哟我吃过抄手哟哈哈哈哈”的包子脸,不知怎么的,心里陡然一片柔软。真是小孩儿心性,跟楠楠似的。


于是,话,仿佛没经过脑子就说出了口。


“那⋯有机会你带我尝尝呗。”




一时间,两个少年都愣住了。 


易烊千玺突然有点尴尬。挪开视线,下意识攥紧手机。


是他逾越了。


“咳,我就开个玩——”


谁知解释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抬眼就看到了一双飞扬的桃花眼——


“好啊!!!”


 




 




 




 




 




 


【 TBC. 】


# out of control


# loading...


# thx for waiting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5)
热度(79)
©耿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