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直

2014.4入股·长期自我拉扯·专注产出·不混贵圈丨multi-tasking

亲爱的哥白尼(上)

# A Non-typical Romantic Love Story

 

# Geek Geek

 


 


 

1.

 


 

“咚咚”

 

“咚咚”

 

“咚咚咚”

 

……

 

饶是自小便接受了良好的绅士教育,千智赫伸手打开自家大门的时候还是带着股无法遏制的起床气——毕竟任谁在凌晨3点半的时候被持续不停的敲门声搞醒,都绝对算不上一种美好的体验。更何况,他今天傍晚才结束了为期两个月的野外观测回到现代社会,在一个钟头前才好不容易收拾妥当睡下。

 

“吱呀——”

 

开门声在万籁俱寂的午夜显得更为突兀。之前扰人清梦的敲门声却一下子消失了。

 

千智赫冷着一张脸,看着门外空空荡荡的走廊,突然产生一股有火发不出的憋屈感。

 

没人?

 

竟然……不是那人?

 

难不成刚才的敲门声其实是自己因为过度疲劳而产生的幻觉?

 

眉头不自觉的皱起,千智赫觉得自己那一向引以为傲的条理清晰的大脑,此刻已经变成了一锅浆糊,各种林林总总的思绪更是扰得他一阵心烦。

 

不过,比起把自己的大脑梳理清晰,千智赫此刻明显更需要好好睡上一觉。

 

就在他打算关门回屋的时候,不经意一瞥,才发现隔壁屋的门口黑乎乎的一团,蹲了一个人,大号波斯猫一样的缩着,一只小肉手还伸到了半空中,指着房门,嘴里是嘟嘟囔囔的碎碎念。

 

果然。

 

千智赫可能自己都没意识到他莫名的松了一口气。朝那个黑影走近了几步,刚刚放松下去的心情很快便被另一种紧张感代替。

 

“开门!”

 

“千智赫你快开门……”

 

“你再不开门我就……我就真生气了哦!”

 

“嗝……赫……千……我都两个月没见你了……”

 

“真是的,赫赫,求收留……”

 

“千智赫……”

 

“赫赫……嗝……你怎么……怎么能不……开门嘛赫赫……”

 

看着那双明显已经神志不清的迷迷蒙蒙的桃花眼,千智赫的手握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握紧,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把那人拖进了自家屋子里。

 

关门的时候,千智赫想,还好隔壁的房子还没卖出去,不然又扰民了。

 


 

2.

 


 

进屋,扔上床,灌蜂蜜水,擦脸,盖被子裹严实。

 

等千智赫好不容易完成这一系列规范动作,把那个半夜非要进他家的醉鬼安顿好时,时钟已经走到了凌晨4点半。

 

本就是一间单身公寓,现在唯一的卧室已经被那人四仰八叉的占了个严实,而客厅的沙发又明显size不够睡不踏实,千智赫颇为无奈的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不免又一阵心烦。

 

真是……败给他了……

 

千智赫又盯着床上睡得酣甜的人看了几眼,咬了咬嘴唇,最终转身走向了客厅工作台,决定再看几篇论文熬过所剩无几的夜——明早八点,他还要随导师参加某学术论坛,报告此次野外观测的研究成果。

 


 

千智赫左手端着刚刚冲泡好的咖啡送到嘴边,右手翻了翻工作台上堆叠的论文,又随意抽出其中一份打开。

 

《残余引力波、微波背景辐射及其探测》

 

……真的是已经两个月没见了啊,Karry。

 

《涡旋星系旋臂成因分析及引力波性质推测》

 

……又喝醉,又喝醉!呵,这回又是因为谁?

 

《恒星形成星系的恒星质量和氧丰度(Te方法)的关系》

 

……都25了还这么任性,真是,烦死了!

 

《质疑宇宙红移的多普勒式表述 》

 

……要不要再给他准备点醒酒汤?丫明早肯定头疼。

 

《图解正曲率R-W 度规及宇宙整体时空 》

 

……Karry

 

……Karry

 

……Karry

 

 

 

“啪!”

 

原本被千智赫捧在手里的论文被突然被甩回桌面,竟连带着台灯的光也产生了肉眼可见的扰动。

 

千智赫双手撑在工作台两侧,肩膀无力的垂下,愣愣的看着论文上本该标注公式定理的地方写满的密密麻麻的“Karry”,觉得自己的太阳穴一跳一跳的,耳朵里也开始响起刺啦刺啦的噪音。

 

心不静。

 

千智赫,你心不静。

 

千智赫,你心不静,又是因为Karry。

 


 

啧。

 

千智赫复又抬手狠狠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真的开始头疼了。

 


 

3.

 

 

 

嘶……

 

宿醉后的脑袋就像飘着雪花的接收不到信号的老式黑白电视机。

 

Karry眨眨眼,粗暴了揪了揪自己状如鸡窝的头发,又猛地坐起来,直愣愣的盯着虚空中的某一点,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这是……?

 

不过很快他便清醒过来。

 


 

抬头。

 

正前方是淡蓝色的壁纸。

 

淡蓝色,就像少年时代和千智赫去台湾时看到的那片海。

 

扭头。

 

左边是XL号的Kuma。

 

Kuma,千智赫从小到大养成的必须抱着才能睡着的莫名其妙的癖好。

 

低头。

 

腰间是缠了几圈的星空图案的被单。

 

星空,千智赫大概会终其一生废寝忘食去钻研的挚爱。

 


 

“赫赫?”

 

……

 

“千智赫!”

 

……

 

“在不?”

 

没人回答。

 

“真不在啊……”

 

Karry扭了扭睡得有些僵硬的脖颈,双手一摊,泄了气一般倒回床上。盯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抬起右手揉了揉略有些浮肿的桃花眼,复有坐起来,恶狠狠的拍了一下Kuma的脑袋。

 

“吼!竟然不在!都不知道照顾大哥!”

 

再拍一下。

 

“说,该不该打!”

 

可回应他的只有一室寂静和⋯面无表情的一张熊脸。

 

Karry撇撇嘴,泄愤似的戳了戳轻松熊的肚子,接着便翻身下床,晃晃悠悠走出卧室。

 

“嘿,这臭小子……”

 


 

4.

 


 

于Karry而言,他对千智赫家的格局甚至比对自己家还要熟悉三分。其实连他自己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每次醉酒后醒来,自己都会在千智赫家里。

 

他有时也觉得奇怪,难不成人家有梦游症而到自己这儿变成了“醉游症”?

 

不过比起好奇原因,他倒更奇怪为什么自己对于“一喝醉就来找千智赫”觉得理所应当,仿佛事情本就该这样。

 

不过话说回来,千智赫也从未赶他出去过不是吗?

 

所以。

 

Karry,出现在,千智赫,家。

 

不需要理由啊。

 

哪那么多理由。

 

 

 

睡眼惺忪的走出卧室,Karry第一时间就看到客厅桌子上码放好的三明治和牛奶。哦,还有牛奶下压着的那张纸条。

 

回回如此,一成不变。

 

还真是千智赫的作风。

 

懒懒散散的伸了个懒腰,慢慢挪到桌边,Karry稍稍抬起盛着牛奶的还带着几分温热的玻璃杯,一手抽出玻璃杯下的纸条,入眼便是千智赫龙飞凤舞的字。

 


 

「有论坛,去做报告。这是早餐,凉了自己热,一定记得吃。走的时候锁好门。勿念。——千」

 

 

 

真冷淡。

 

Karry呲着虎牙默默吐槽。

 

看吧,回回如此,一成不变。

 

24岁的北大天文系博士千智赫了不起厚!

 

对学长一点都不热情!

 

这臭小子。

 

Karry抖了抖手里的纸条,又小心翼翼的折好放进口袋,耸耸肩,一边的眉毛高高挑起,嘴角却已经隐隐有了笑意。

 


 

或许是被淡蓝色充斥的千智赫家的气氛太温馨,吃饱喝足本该打道回府的Karry突然怎么也不想走,又慢悠悠的晃悠回了卧室。

 

今儿个想鸠占鹊巢,不行啊?

 


 

5.

 


 

呈大字状扑倒千智赫的床上,过了三分钟就感觉百无聊赖的Karry抬起左手,粗鲁的把千智赫的Kuma搂近了怀里压在身下,当然不忘揪了一下Kuma的耳朵,接着右胳膊一挥,把右侧床头柜上放的好好的相框捞到了眼前。

 

那明显是一张老照片,上面的两个少年明显都还是身形还未长开的青葱模样。

 

右边的少年此时正呲着一对尖尖的虎牙,左手高高扬起比着剪刀手,右手拐着身侧比他矮了半头的少年的脖子,脑袋微微抵着身边人的头毛,正笑的如开馅儿的叉烧包,一脸招摇。

 

而左边那位则脸色微微发红,抿着唇笑的温和,唇边是两颗浅浅的梨涡。不过他的身子似乎是由于身边人的黏压而歪向一侧,两手放在身前绞紧,不知是拘谨多一点还是羞赧多一点。

 

在两个少年身后,蓝丝绒一样的宝蓝色的夜空伴随着数以万计的亮晶晶的星星,缓缓铺展开来。

 


 

Karry记得,这是他初三千智赫初二那年,他心血来潮硬要去红尘峰看星星,自习室一圈儿人最后只有千智赫愿意跟着他胡闹,由此得了为数不多的这一张双人合照。

 

好像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吧,千智赫这小子痴迷上了星空。

 

想到这儿,Karry翻了个身,闭上眼,左手将照片按在自己胸前,而右臂却搭在眼睛上,悠悠的叹道:“还真是怪让人怀念的!”

 


 

等Karry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举起那张其实已经看了无数次照片,伸出食指戳了戳照片上千智赫的小梨涡:“真不可爱,长大之后都不怎么笑了。”

 

说罢正想将照片送回床头柜上原位放好,却在反手的瞬间看到照片背后的相框上似乎有什么东西。

 

咦?之前怎么从没注意到过?

 

纳闷儿间,Karry将照片又朝自己送近了几分。

 

那是一行乱码一样的字母,似乎被人不止一次的摩挲过,影影绰绰,看的不甚明晰。

 

Karry又往前蹭了蹭,想仔细辨认清楚那到底是什么。

 

 

 

“O…B…A…F…G…K…M…”

 

……什么鬼……

 

눈_눈

 

Karry撸了一把自己本就不怎么服帖的头毛,死死的盯着那一串密码一样的字符。

 

“O…B…A…F…G…K…M…”

 

又念了一边,Karry的眉头也越锁越深。说来也怪,一向心大到没边儿的Karry Wang,今天竟然对这一小串不起眼的字母上了心。

 

……这到底什么玩意儿……

 


 

“哈佛恒星光谱分类系统。”

 

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Karry受了惊吓般抬起头,愣愣的看向卧室门口。

 

那里,一个修长的身影斜斜的靠着,抱臂看着他不知多久。

 

“你说什么?”

 

他有点反应不过来,似乎还没接受本该在学术论坛的千智赫突然出现在家里的事实。

 

千智赫却在他看向他的一瞬间挪开了眼睛。 

 

“我说,OBAFGKM,是【哈佛恒星光谱分类系统】。”

 

说罢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接着转身走向客厅。

 

“反正说了你也不懂。”

 


 

Karry还没来得及体会清楚那一眼里面的意味,便因为千智赫的一句“反正说了你也不懂”炸了毛。

 

吼!!!

 

北大天文系博士了不起啊!!!

 


 

------------------------------

 

# 我们是天上的星星

 

# 我们在孤单的旅行

 

# 相遇是种奇迹

 

# 想懂得爱你的意义

 

-----------------------------

 

 





【TBC.】

 

 # 你能猜出我的梗吗(doge(doge(doge

 # 哦其实网页版打开有BGM的hhhh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8)
热度(427)
©耿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