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直

2014.4入股·长期自我拉扯·专注产出·不混贵圈丨multi-tasking

亲爱的哥白尼(下)

# A Non-typical Romantic Love Story

 

# Geek Geek

 


 

(上)

 


 

(中)

 


 

10.

 


 

等Karry按照马思远发来的地址好不容易找到那家苍蝇店的时候,我们最迷人的马班长正穿着大花裤衩人字拖,左手土豆右手鱿鱼,四十五度叼着鸡翅,撸出一脸明媚的忧伤。

 

Karry无比嫌弃的走过去,想都没想,抬脚就踹歪了马思远的小板凳。

 

“这么多年了,你的品味还是那么差。”

 

马思远倒是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挪挪屁股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顺便抄起手里的鱿鱼,吭哧吭哧的啃着。

 

“这么多年了,你的嘴巴还是那么毒。鱿鱼吃吗?”

 

Karry根本不理他,自顾自的掏出湿巾把桌椅板凳擦了好几遍,这才抱臂坐下,看着吃的不亦乐乎的马思远,一脸苦大仇深。

 

“我说,大半夜起夜吃烧烤配二锅头,你是不是有病。”洁癖如Karry,着实有些受不了过于浓郁的油烟味,“有屁快放。”

 

“哦。”马思远竟然真的乖乖放下了手中吃了一半的鱿鱼,抬头,表情严肃,无比正经的……“噗。”

 

“……傻逼。”

 

Karry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秀逗了才会听了马思远的忽悠跑过来。千智赫什么事儿他不知道?还用得着他马思远通风报信?真是……于是起身就要走。

 

可步子还没迈出去,就感觉马思远油乎乎的手搭上了他的肩,指头还来回抹了几下。

 

“听说千智赫又出去当野人了?”

 


 

本来因为衣服被恶意抹上油渍而想给马思远一个过肩摔的Karry,听到这句话,倒是一下子愣了。

 

“他不才回来吗?又走?”

 

更何况……何况之前每次野外观测,千智赫都会给自己打招呼的……

 

Karry掏出手机点开微信,置顶处备注为“赫赫”的对话框还停留在七八天前的对话。

 

「你咋还不回来,这马上都俩月了吧,真要进山当猴王啊?」

 

「观测结束,马上回去,Karry学长。」

 

顿时,已经困扰他一周的熟悉的烦躁感又在刹那间涌遍全身。

 

Karry不自觉的皱了皱眉,俯视着马思远,一脸不相信。

 

“不可能。还有,他的事儿你怎么知道的?”

 

“你管我怎么知道的。不信自己打电话问咯。”

 

说罢,马思远也不管身边那个长身而立,怎么看都和整个烧烤店格格不入的Karry,端起一杯二锅头,一饮而尽。

 


 

11.

 


 

许是马思远的激将法起了作用,等Karry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曲起一双大长腿坐在油腻腻的板凳上,按下了千智赫的电话。

 

“嘟……”

 

……可是,万一,他不接,怎么办?

 

“嘟……”

 

他从没设想过这种情况,因为他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嘟……”

 

这一次,Karry突然生出一种可以名之为胆怯的情绪。

 

“嘟……”

 

怎么办……怎么办?……

 


 

嘟嘟声持续了将近一分钟。

 

就在Karry以为自己要听到“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的机械女声时,电话里的嘟嘟声突然一顿,熟悉的嗓音随之响起。

 

“Karry学长?”

 

“啊,赫赫。千智赫。”

 

“……Karry学长有事吗?”

 

许是山里的信号确实不好,连带着千智赫的声音也带着股说不出的味道。Karry形容不出来,只觉得断断续续,朦朦胧胧。

 

不知怎么的,他突然想起“破碎感”这个词儿。这让他很不舒服。

 

不过他很快敛了敛情绪,瞥了一眼一直吃吃吃的马思远,“我和马思远想找你撸串儿呢!”又摸了摸鼻尖儿,“你在哪儿呢?”

 

“……”

 

回应他的是刺刺拉拉的电流声

 

“千智赫你在听吗?”

 

“我在藏区……深山里信号不好……手机电不够……要观测CFBDSIR2149……在等那颗星星……你没收到?”

 

“收到什么?”

 

“没什么。”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两人的对话突然陷入沉默,Karry甚至可以听见电话那端的呼呼的风声。

 

“……我——”

 

电话突然被掐断,不知是手机没电了,还是信号突然中断,还是……千智赫自己挂断了它。

 

虽然Karry拒绝接受最后一种可能。

 


 

12.

 


 

烦躁。

 

更烦躁了。

 

无法摆脱的烦躁。

 


 

Karry有些泄气的把手机摔到了面前一片狼藉的桌子上,也不顾那上面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串串会弄脏他的手机了。

 

马思远却乐呵呵的看着他,“看吧,我就说他走了,你还不信。”一脸幸灾乐祸。

 

Karry却不再接受他的挑衅,只是盯着面前烧烤堆里沾了一身油腻的手机,没头没脑的问他。

 

“马思远,你知道哥白尼法则吗?”

 

“那是啥?”

 

“你说,对千智赫来说,是不是真的没有一个人是特殊的。”

 

“我觉得你对他就挺特殊的。”又就着烤串喝了口酒,“哦,毕竟他对你也特殊。”

 

听到这话,Karry猛地抬起头,望向马思远的眼睛里混杂着迷茫、震惊、慌张……和满溢的喜悦。

 

马思远有些自嘲的摇了摇头,拿着吃剩下的签子,一下一下敲着面前的酒杯,那眼睛却锁紧了Karry的视线,一步不让。

 


 

“从初中到现在,你最爱干的不就是使唤千智赫?”

 

“我们几个人里,也就千智赫那货肯听你的话了吧?”

 

“到现在,当初自习室六七个兄弟,和你走得近的不就剩下一个千智赫?”

 

“只要见到千智赫,你都快粘他身上了你怎么不说?”

 

“千智赫也只肯帮你收拾烂摊子了吧你怎么不说?”

 


 

连珠炮似的问题让Karry有些懵,他想反驳,但无奈他发现根本找不出足够支持他反驳的证据。

 

踟蹰间,只见马思远脱了一般整个人摊在那里,幽幽的叹了口气。

 

“说实话,这么多年了,你丫到底对小学弟是怎么个意思?麻溜儿给个痛快成吗?我他妈旁观这么多年都累得慌。”

 

说着又闷了一口酒,朱唇轻启,提纲挈领。

 

“你就zuo吧,傻逼。”

 


 

最迷人班长马思远确实有喜欢的人。

 

但是真的不是众望所归的Karry男神。

 

一个阴差阳错。

 

一个后知后觉。

 


 

“我说Karry男神,揣着明白装糊涂,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13.

 


 

深夜烧烤摊之约以马思远的一句“傻逼”作结而落下帷幕,Karry却在第二天下午收到一封信。

 

捏着寄信人那栏写着“千智赫”明晃晃三个大字的信封,Karry的第一反应是,这年头,还有谁会老老实实手写一封信呢?果然是千智赫的作风。第二反应,怪不得昨晚打电话的时候千智赫没头没脑的问了句“收到没有”,说的大概就是这个。

 

想到昨晚的电话,Karry突然心头一颤。

 

他开始犹豫,到底要不想打开这封信了。

 


 

但是,你知道的,潘多拉拒绝不了等她打开的魔盒,就像Karry拒绝不了千智赫的信。

 


 

——————

 

Karry学长:

 


 

刚接到临时通知,要出发开始新一轮野外观测,马上就走。

 

我要去追踪CFBDSIR2149,麻烦的是,它没有固定轨迹,不绕任何一颗恒星运行,也不受任何重力影响。所以,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回来。

 

你……以后别再喝醉酒了。

 

注意身体,好好生活。

 

PS,如果上次的谈话给你造成了困扰,我很抱歉,你别介意,别多想。

 


 

千智赫

 

——————

 


 

看着信纸边缘因自己捏的太过用力而出现的起伏褶皱,Karry恍惚觉得他看到了千智赫的眼睛。

 

那里盛了太多太多秘而不宣的感情,深情的,悠长的,温暖的。

 

可是……为什么简单一封信,他硬是读出了几分诀别的味道……

 


 

Karry想着,又把手里的信纸攥紧了几分。

 

千智赫,你什么意思?

 

千智赫,你咋能这样!

 

千智赫,我已经多想了……

 


 

14.

 


 

野外观测说来浪漫,其实却枯燥无比。不过好在千智赫有个颇为清淡的性子,倒也不觉得难以忍受。

 

只是……之前每回野外观察时,Karry发来的零零碎碎的微信短信没了。

 

开始是他没回,后来他也就没再发。

 


 

千智赫再次回到自己的单身公寓已经是半年后。

 

盯着半年没见的房子,千智赫一瞬间放空,总觉得有哪儿已经变了,但他又确实说不上来。眨眨眼,他索性放弃了思考这个问题,直接走到卧室抱着Kuma倒头睡了个天昏地暗。

 

再次醒来已经傍晚,光从窗外斜斜的射进来,房间里一股子昏黄。

 

千智赫揉了揉睡得肿胀的眼,觉得全身的关节和肌肉处都是一片酸涩。

 

嘿,工作忙时候不觉得,这一放松下来才发现,真的累。

 

真的,很累了。

 

“可是你会因为累而放弃你心中的挚爱吗?”

 

千智赫听见自己心里有个声音轻轻响起。

 

“当然不会。”

 


 

起身,下床,洗去一身归来的风尘仆仆,千智赫施施然端了杯可乐,慢悠悠的晃到阳台。

 

千智赫喜欢看落日余晖,哪怕拿眼睛直视也不会有刺痛感。那让他感觉安全和柔软。

 

他把胳膊搭在栏杆上,看夕阳一点点淹没在密密麻麻的楼宇之中,耳边吹过丝丝缕缕的风。

 

晃了晃杯子里的液体,一层一层的泡沫翻涌起伏,他低头喝了口,他感觉冰凉的液体释放出的大量气泡在唇齿间四处逃窜,刺激着他的舌头和喉咙,火辣辣的。

 

那感觉说不上好受,但是很痛快。

 

是谁说,爱情就像碳酸汽水来的?

 

明明眼前是让人心绪平静的风景,千智赫的心却一点一点波动起来。愈来愈烈。

 

他逃避似端起可乐想喝一口,却不由自主的一抖,洒了一手黏腻。

 

“也不知道Karry怎么样了。”

 

千智赫皱皱眉,不知道是因为手上黏了吧唧的饮料,还是因为不满意自已哪怕只是想到Karry就无法平静的心跳。

 

要说起来,千智赫顶顶讨厌黏腻的状态的。但Karry的黏腻却是个最大的例外。

 

又是Karry。

 

千智赫举起已经半空的玻璃杯放到眼前,缓缓转动,看着里面倒映出的景色一点点扭曲歪斜,眼神有一瞬间的迷离。

 

Karry啊,果然只有Karry能让他心不静。

 

华灯初上,流光溢彩。

 

夜晚又要来临,CFBDSIR2149不知游荡到了那里,他什么时候,才能等到那颗星星呢?

 


 

15.

 


 

直到天完全黑下来,千智赫才注意到隔壁竟然亮起了暖黄的灯。

 

咦?这是……卖出去了?

 

他先是诧异,后又自嘲似的摇摇头。

 

也是,半年时间,足够沧海桑田了不是吗?

 

或许是之前忙了太久学术研究,现在突然放松下来,一向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千智赫,倒是一反常态的转身朝向隔壁,趴在自己阳台栏杆上,饶有兴趣的细细打量起新邻居的阳台。

 

吉他,藤椅,轻松熊,还有一个硕大无比的专业级天文望远镜。

 

哦这口味也是脱俗。

 

正考虑该用什么形容词形容自己隔壁这位素未谋面的邻居的品味才比较合适时,隔壁的阳台门竟然被拉开,似乎有人要出来。

 

千智赫猛地抬起原本趴在栏杆上的软塌塌的身子,死死盯着那扇门,双手也不自觉的抓紧栏杆。

 

总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啊...

 


 

果不其然。

 

千智赫看到几米开外,一双熟悉的长腿从门后跨出,接着是纤细的腰,再往上是精致的锁骨,微微下撇的嘴角和低垂的桃花眼。

 

唔,怎么办他还是习惯那双眼睛的主人张牙舞爪的样子。

 

“Karry……学长?你怎么在这儿?!”

 

那人当然没料到千智赫的出现,一下子也愣住了,两只手微微颤抖着扯着裤缝,眼神躲闪,四处乱瞄,就是不看他。

 

看着Karry颇为紧张的样子,千智赫也后知后觉的局促起来。正想说点什么,却听到那人磕磕巴巴的声音。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我好去接你……”

 

“我……”

 

还没来得及回答,结果又被打断。

 

“千智赫!”

 

只是这次,他看到那人先是拿虎牙咬了咬下唇,然后拿桃花眼对上了他的视线,锁死。

 

夜幕之下,Karry一步一步向他走近,那双眼睛却是越来越亮,亮的灼人。

 


 

一步

 

“千智赫,我搬来你隔壁了。因为我觉得,这里算得上一个特殊的位置。”

 

一步

 

“千智赫,我觉得我还挺特殊的。比如,你看我腿特别长。再比如,你知道的吧,我特别迟钝。”

 

一步

 

“然后,我觉得你也挺特殊的。比如,我喝醉酒会来找你,也只会找你。”

 

一步

 

“再比如,我都做好等你三五年的准备了,我都不知道自己会这么有耐心。”

 

一步

 

“没想到你竟然提前回来了,我都还没学会怎么用天文望远镜看星星。”

 


 

千智赫觉得,Karry这一步一步,就仿若踩在他心尖儿上。砰砰。砰砰。砰砰。

 

阳台本就不大,Karry已然近在咫尺。

 


 

“千智赫,我觉得CFBDSIR2149不应该被叫做孤独行星,因为它至少有你,一直在守着它。”

 

“还有,千智赫,你一定比我清楚,哥白尼法则其实还说明,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的事物,很有可能持续更长的时间。“

 

“所以我们,也是一定会持续下去的,对吧?”

 


 

夜色中,Karry的声音被衬得无比蛊惑人心。

 

千智赫本能的想往后退,可双脚仿佛被无形的力量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他只能将已经握紧阳台栏杆的手收紧,再收紧。

 

忽然,千智赫感觉双肩被一双大手轻轻缚住,Karry带着炽热气息的声音游走在他耳边,烧红了他的整个耳廓。

 

“哦对了,我还知道,OBAFGKM可不仅仅是【哈佛恒星光谱分类系统】的意思。Oh Be A Fine Guy,Kiss Me?“

 

接着便有什么东西轻轻落在了他的眉心。柔柔的。软软的。

 

那是Karry的吻。

 


 



“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我亲爱的哥白尼。”

 





 

“对了,赫赫,你等到那颗星星了吗?”

 

“等到了。”

 










 

*

 


 

Karry,

 

你知道吗?

 

猎户座腰带上的星云里孕育着的恒星胚胎,

 

仙女座星系里包裹着望远镜也探测不到的暗物质,

 

人马座的圆拱星团是银河系最拥挤的地方,

 

天琴座的M57环状星云是一颗恒星瑰丽的葬礼,

 

而我孤独的宇宙中唯一的特殊位置,

 

只有你。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

 

太阳变成红巨星后地球会毁灭而冥王星将变成绿洲,

 

但我,

 

依然爱你。

 


 

*

 






 

-----------------------------------------------

 

我们是天上的星星

 

我们在孤单的旅行

 

用温暖微弱的光

 

照亮了彼此的心

 

-----------------------------------------------

 




 

【END.】

 


 


 


 

 

 


 


 


 


 


 





-----------------------------------------

 

 

 

# 写这篇文完全是突如而来的脑洞,匆匆写完,还好该铺垫该应和的都没拉下,也算是了结了一份念想。虽然细节什么的缺乏雕琢也不够傻白,但我自己倒觉得还蛮甜的(笑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够感受到所有的画外之音与言外之意

 

# 其实,只要在最终彼此注视的时刻,得到了一刹那的心灵相通,那么,曾经忍受过的那些漫长的孤独,都不算什么啊

 

# 又翻了翻之前写的几篇文,怎么说呢,感觉我这个人吧大概真的还蛮寡淡的,所以说有时候我的点估计真的比较奇怪

 

# 然后,微博掐,Lo也掐,好无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8)
热度(654)
  1. M.H.YYQX耿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iamese.YYQX
  2. 玺欢凯爽棋耿直 转载了此文字
    这么晚,这么浪漫✺◟(∗❛ัᴗ❛ั∗)◞✺
  3. 鹿璐莫耿直 转载了此文字
©耿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