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直

2014.4入股·长期自我拉扯·专注产出·不混贵圈丨multi-tasking

七宗罪 | Pride

→ Pride:傲慢





*


「通过我,进入痛苦之城;通过我,进入永世凄苦之深坑;通过我,进入万劫不复之人群。」


----- 但丁《神曲》





*


哪怕已经时至午夜,素来享有“东方拉斯维加斯”之称的A城依旧一派歌舞升平。


而要说到这A城最最浮华之处,第九大道上的“妄”若敢论第二,怕是没谁有那个胆子争第一了。


等易烊千玺带着一身风尘赶到“妄”的时候,那里和记忆中的样子并没什么不同,还是那样人声鼎沸,觥筹交错,衣香鬓影,好不热闹,让人一不小心就忘了白昼黑夜。


本就心神不宁,现下看着愈发嘈杂的大厅,易烊千玺的面色更是沉郁了几分,不自觉地拧起眉头,微微向右后方倾身道:“宋秘书,他约的见面的地儿在哪儿?”被唤作宋秘书的人立刻恭敬地颔首,回道:“说是老地方,三楼尽头的【亭玖阁】。”


易烊千玺听罢,眉头又皱了三分,举手抚了抚衣袖,接着便抬脚向里走去。


【亭玖】是吧。


呵,还真是……挺久了。





*


若你想去那三楼尽头的【亭玖阁】啊,这先得花100步穿过大厅绕过舞池,然后走完99阶盘旋而上的楼梯,接着右转121步绕过长长的回廊才行。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最关键的一点,那屋子啊,没咱王少爷的点头可去不得,最好连靠近都不要,会出事的。


嘘——





*


亭玖阁还是那么个老样子。


墨黑的墙,高高的红木对开雕花门,左上角一溜鎏金的小字,隐隐一股古朴的味道,怎么看都和整个欧式风格的金碧辉煌的“妄”格格不入。


此时,这门正虚掩着,只留一道窄细的门缝,从中倾斜出一片幽霾。


易烊千玺突然有些莫名的烦躁,抬手按了按太阳穴,接着便冲身后的人低声吩咐道:“你在外面等着,没我的命令不准进来。“


“可是大少爷……”


“宋秘书!我说了,就这样。”


说罢,他深吸一口气,伴着从楼下传来的模模糊糊的华尔兹,推开了那扇专门为他留待的门。





*


“把门关上。”


男人低沉的声音倏然响起,可突如其来的黑暗让易烊千玺的知觉变得有些迟钝,竟辨不清那声音来源的方位。易烊千玺愣了一愣,但还是照那人的话关上了门。这下,门缝那里仅剩的一丝明亮也被遮了个干净,偌大的房间里,一时间竟安静得呼吸可闻。


也不知过了多久,许是十几秒,许是三五分,又或许是半个钟头,眼睛渐渐适应黑暗的易烊千玺虽然仍旧看不到房间内究竟如何,但想到自己来的目的,心头一紧,便抬眼朝着记忆中的方向望去——他记得那人最喜欢在亭玖阁右手边的躺椅上撒泼耍赖的,记得清清楚楚——开口道:“王先生,好久不见。”


不成想,房间左手边深处却亮起一簇火光,模模糊糊映出长沙发斜倚着的人的身影,一双大长腿就那么大喇喇的搭在沙发扶手上,在往上看,是把玩着火机的手,敞开的衣领,挑起的嘴角,尖利的虎牙,在黑暗与光明的交界里明明灭灭,竟衬出三分鬼魅的味道。


易烊千玺觉得自己的眼睛被那火光刺痛了。


“王先生?……呵,易少爷竟然还记得有我这么号人物?”


啪的一声,那人扣上了火机盖,举室重归混沌。


不是听不出那人言语里的戏谑,易烊千玺并不在意,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却着实是因那火光亮起的方位心尖一疼。


“王俊凯……”


果然……连方向……都已经是错的了吗……





*


“别,那个名字可不是易大少爷该叫的,怕污了咱们京城易少的嘴。”那人似乎站起了身。


敛下已然泛起涟漪的情绪,易烊千玺并不想和他再过多纠缠。这大概是一种动物本能,一种我们在进化过程中一直持有不愿抛弃的对危险的触觉。


“王俊凯,楠楠在哪儿?”


“在我这儿。”他承认的倒是直率,似乎打开了酒柜,“Lafite,or Vodka?”


“把楠楠还给我,我保证到此为止,易家绝不纠缠。”一想到自己最爱的弟弟,纵是一向自持如易烊千玺,声音里还是不自觉的带了丝轻颤。


“唔,82的Lafite果然上品,你确定不尝尝?”那人的声音依旧悠哉悠哉,却是忽远忽近。“我王家替你易家把易小少爷照顾的好好的,易少这质问的语气,可真教王某我寒心呐!”


“楠楠给我,王家的生意……我会说服父亲,公安厅从此不再插手。”一向骄傲的京城易少,怕也是第一次这样主动低头了。


“嘿,我王家黑里来黑里去惯了,可不敢把铁面无私的易厅长拉下水,你说是不是?易少爷?”那人的气息突然出现在易烊千玺左耳旁,烧的他心上面上俱是一热,细长的手臂也缠上了他的肩臂,像盘曲虬扎的枯藤,快要缠得他透不过气了:“再说了,易烊千玺,你凭什么认为,现在的王俊凯还会为了你,将这到嘴的肥肉完璧归赵?嗯?”





*


易烊千玺觉得有个冰凉的东西抵上了他的脸,就在太阳穴那儿。他本能的向后退,王俊凯的手却从肩膀滑到了腰间,将他锁得死紧,动弹不得。


“凭什么?嗯?”那冰凉的物什在他脸上逡巡,从太阳穴到眉心,再到鼻尖,再到嘴唇,似是情人温柔的抚摸,却伴着王俊凯喑哑的呢喃,徒留难以言喻的惊悚。“你说啊,凭什么?嗯?”


可能是愤怒,也可能是其他易烊千玺不愿细想的原因,他握紧双拳,指甲深深地嵌进掌间,竭力抑制住身体和声音的颤抖,“凭我有王先生想要的东西。”


“哦?那你到说说看,我想要的这究竟是何物?”


“我。”


“呵~哈哈哈哈~”王俊凯突然放开了他,似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而笑个不停。


黑暗中,易烊千玺并不能看清他的脸,可仍旧觉得受到了莫大的屈辱,他甚至开始质疑自己来见他这个决定到底是对是错,想立刻转身离开这个疯子,可一想到弟弟,便又把心里的怨气生生压下,咬紧牙,握紧拳。


等王俊凯终于笑够,易烊千玺复又开口道:“让楠楠走,我留下。”


“凭什么?”


“王先生应该明白,就算是筹码,易家大少爷也比小少爷值钱的多。”


“哦?那你求我啊。”


咯哒,咯哒。


那人应该是在玩手里的打火机。


可一下一下的声响被空寂的房间无限放大,到了易烊千玺耳朵里,已然擂鼓喧天。


“请你……让我留下。”


啪!


昏黄的火光突然出现在易烊千玺面前。抬头便是一潭墨黑的桃花眼,真真假假,影影绰绰。


“如你所愿。”





*


“宋秘书,去,把你家小少爷领走。这大少爷嘛......就留我王家了。”





*


“易烊千玺,这次是你要留下的,没有我点头可走不得。可别忘了。”































# 拖了很久的七宗罪,不过就是七八个或相关或无关的【瞎编的】小故事


# 谁说不能黑白配


# 之前因为文名还闹了个小乌龙,尝试艾特一下  @宫九鸢  ,望喜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7)
热度(123)
©耿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