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直

2014.4入股·长期自我拉扯·专注产出·不混贵圈丨multi-tasking

失明症漫记

love n peace ,always

魔王:

@耿直  所谓先下手为强,缘妙不可言,我偏不走,love&peace,剪刀手


*非典型COSER凯 X 总裁千,凯视角。千视角请跟↑那个bigger担当要


*仓促下笔,狗血,无常识无逻辑无趣味,见谅


 


 


 


【鹅卵石】


 


 


浴室里的花洒又坏掉了。


 


这地儿看得出来已经有些年头,长年的水汽熏得天花板直往下脱皮,渍痕斑驳,似一委屈老妪,脸上的岁月烙印总被人当作是不健康的皮肤病。


 


 


王俊凯蹲在原地发了会儿呆,随意扯过毛巾揉揉头发,漫不经心地迈开长腿晃荡出去。


 


毕业即失业,这话说得可一点儿也没错。


想他堂堂一B大高材生,出来混了大半年工作依旧没个着落,先前倒是遇到过中意的职位,可这人啊,刚直得过了头就容易折断,没过多久他就因为不顺心辞了职赋闲在家,眼看如今穷困到连房租都要交不起了。


 


能怎么办呢。


日子总是要过。


 


 


幸好今早终于收到L&P公司的面试通知,为了不被饿死,他只得预先设定一副温和的职场性格强迫自己演绎。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抵得过现实的冲刷,纵使千百个不愿,尖锐岩石终究还是会被生活打磨成一枚圆润鹅卵。


那些热血与中二,还是暂时关起来吧。


 


 


 


 




【种太阳】


 


 


若是真心想要去做一件事,对于王俊凯来说还真没做不成的。


 


轻轻松松通过面试,理所应当地拿下了总裁助理的职位,他在办公室门前稍微正了正领带,深吸一口气鼓励自己,“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能OOC,不能OOC,不能OOC。”


 


 


“叩叩叩——”


“请进。”


 


 


王俊凯在顶头上司身前一米开外处停下,笑容真诚美好,“总裁您好,我是新来的助理,我叫……”


 


正在看文件的人礼貌地抬起头,赠来宽容目光。


 


 


自我介绍被硬生生地吃掉,他不受控地悄悄打量他,丹凤眼,眉心痣,和……大背头。


他这样年轻,干净帅气又不失上位者的沉稳风度。


 


相似的面容自脑海中一闪而过,他终于回过神来,淡定地说出自己的姓名,“我叫王俊凯。”


 


对面的人轻轻点头,“你好,我是易烊千玺。”


 


……是他。


 


 


 


就像许多同地区的著名高校一样,B大与A大也逃不开相爱相杀的命运。


 


不知是为了给人下马威还是真就像官方说得那样交流感情,作为学生会主席,王俊凯曾在大二时被A大主席邀去参加校园文化节。






开幕式的领导讲话一贯冗长而枯燥,某人索性正襟危坐地打起瞌睡来,因此当他被狂热激烈的金属音吵醒时,台上的舞蹈表演已过去大半。


 


不必要的霓虹早已尽数熄灭,偌大的舞台上只余一束明亮白光在辛苦追逐那道神秘而挺拔的影子。




他的脸隐在苍白面具下,一身利落黑衣勾勒出劲瘦腰身,手臂随着鼓点机械舞动,一摇一晃似乎是在擦星星。




转眼间却又像是发了狂,他蓦地扯下眼前伪装摔在地上,笑着在原地跳动,偶尔鼓起脸颊调皮地吐吐舌头,不经意间露出的腹肌引得前排女生发出阵阵尖叫声。


 


 


王俊凯懒散地靠在椅背上,眯起眼睛想把台上舞者看得更仔细,可天不遂人愿,他堪堪记着他晃过的凛冽眼尾,那人就匆匆跑着去了后台。


 


眼前鼻尖还落着他留下的能量的余味。


惊艳,喜欢。


 


然而那又怎么样呢。


他并没有结识他的打算。


 


他这个人,骨子里其实懒得很,他总以为那些美好的东西感受过就是一种福气,不必牢牢追着,也不用紧紧相依。


 




还是算了吧。


是吗?






王俊凯看着时隔四年再度重逢的所谓旧识,隐隐觉得原本的句号也许根本就不是预料中的到此为止。 


那就……顺其自然吧。


 










【COSER】



 


 


易烊千玺活得很认真。


王俊凯在总裁手下打了三天杂,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那人生活极其规律,工作时一丝不苟,完全不像当下的年轻人那样浮躁,连排队等待超过一分钟都要焦虑得沉不住气。


 


可他有时又为他的稳妥感到愤怒。


那个人总是沉默的,开心了笑,难过时却不知道喊疼,一声不吭的像个傻小子,哑了一样。


 


 


王俊凯冷眼看着易烊千玺略微躬身,右手奋笔疾书,左手却暗暗放在上腹部轻轻按压,知道他这是又犯了胃病。


 


他重重地把文件摔在桌上,好看的眉拧在一起,这人的痛觉神经难道坏掉了?!


 


 


易烊千玺被带有情绪的响声吓了一跳,却依旧唇色苍白地拼出体恤的笑来,“怎么了?”


 


王俊凯狠狠地掐着自己的大腿根儿,生气的同时还不能忘了苦心钻研的人物设定,硬扯着嘴角道,“没事,不小心把杯子碰倒了。”


 


 


易总裁瞥一眼他光溜溜的桌面,也不去拆穿他,低下头没再说话。


 


王助理忍了又忍,半晌还是憋出一句,“总裁……您没事吧?”


 


 


那人摇摇头。


王俊凯的脸黑了。


 


 


 


他轻手轻脚出了门,自作主张地跑到附近药店里买了一大袋子药,五花八门,各种胃药都有。


他想即使他不说,但他给他这么多,总有一款是被需要着的。






再怎么提醒自己,终归在最初就逾了矩。











 


 


王俊凯回到家才发现易总裁晚上要看的文件忘在了自己的公文包里。


 


电话无人接听,他只好直接去了易烊千玺的小区。


 


 


车子开过NS广场又被倒回去,王俊凯透过车窗依稀看到不远处的长凳上坐着一个人,周身被落日的余晖笼着,温柔静谧又仿佛与世界隔了千万堵墙。


 


他心说就凭这自带圣光的范儿,除去我们家总裁,也真没别谁有这样的气质了。


 


 


王俊凯找着地儿将车子停好,拿了资料往易烊千玺跟前走。


 


走近了突然发现不知从哪里窜出一只金毛,脖子上套着红色项圈,嘴里叼着自己的链子屁颠儿屁颠儿地从远处跑来。


 


这金毛跟成精了似的,瞅准易烊千玺的右手把链子递过去,确认那人接过以后才放心地松开嘴,摇摇尾巴,转身卧在总裁脚边,懒洋洋地将大头搁在交叉放着的前腿上面不动了。


 


嘿,这狗有意思,简直太奴性了。


 


 


王俊凯收回自己不屑的目光,一本正经地点赞,“这狗真听话。”


易烊千玺笑得梨涡都露出来,“谢谢。爱萍最乖了。”


 


 


王助理拿过资料递给总裁,本欲告别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等……等等……


 


爱萍是什么鬼?!


易烊千玺你醒醒啊!原来你喜欢情深深雨蒙蒙啊!不仅喜欢你还是陆振华的粉啊!


……天呐好变态。


 


 


眼看王俊凯的吐槽能量达到max,他硬是生生遏制住体内乱窜的冲动,面不改色地伸手摸摸金毛,笑得一脸温柔,“怎么想到起这个名字?”


 


易烊千玺眨眨眼睛,一个剪刀手自面前划过,“爱与和平,简称爱平。”


 


 


……虽然还是不怎么样,但是王俊凯此刻心里毕竟是感到欣慰的。


 


跟依萍如萍比,爱与和平,真的是美好太多了。


 


 


居家版的易烊千玺褪去了工作时的精英模样,细碎的刘海儿取代了干净利落的大背头,懒懒地垂下来,映着微光显出一种别样的慵懒柔软。




王俊凯有心要收敛,可他一碰上千玺,眼睛就再不受控制,仿佛拥有自己的意志一般紧紧地黏在他的身上。


炙热的视线扫过千玺长长的睫毛,挺翘的鼻梁,连锁骨的凹陷都不深不浅恰到好处。


再往下是蕴含力量的腰身,笔直的双腿,形状美好的脚踝,和一张流着哈喇子的大嘴。


 


诶?!


大嘴?! 


 


王俊凯与大嘴的主人深情对视十秒钟,那金毛便嗖地起身扑过来,亲昵地蹭蹭他的裤脚,偷偷抹掉了嘴角的口水。




狠心抛弃处女座的自我修养,王助理勉强收起一张嫌弃脸,朝易烊千玺笑笑,心想大好气氛全被这人的儿子给破坏掉了,可当真没爱又不和平。






然而至此,王俊凯套用起自己的人物设定愈发地得心应手。








温柔


 


 


王俊凯悉心打造的温柔善良形象很快就为他赢得了不错的人缘,工作算是真正地稳定下来。


 


无论上班还是生活,易烊千玺面对他时露出的笑容越来越多。而随着两人不断地贴近,他惊奇地发现他们的契合度之高让他再没有对王家卫嗤之以鼻。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酸话才是硬道理。


 


 


“作为一枚不可知论者,我现在决定要相信所谓的缘分了。”


 


易烊千玺停下手上的工作,疑惑地看向他,“什么?”


王俊凯掩饰性地摸摸鼻子,嘴角习惯地翘起来,“我是说,要喝点什么吗?”


 


 


“咖啡,谢谢。”


王助理点点头,转身出门时听见千玺满含笑意的声音,“小凯真是个温柔的人。”


 


知名COSER王俊凯瞬间手脚冰凉,僵硬地站着,许久才找回自己失落的声音,“谢谢总裁夸奖。”






竟不知是否该为自己的演技感到欣喜。












【OOC出天际】






一瓶醋不慎被人打翻,两方人马沉默地对峙着。


 


王俊凯死死盯着易烊千玺身边的漂亮女人,眼睛里噼里啪啦燃起两团愤怒火焰。


 


 


不能跟女人动手,他只好将千玺扯进自己怀里,另一只手指向前方,朝美女大声吼道:“你走!”


 


女人露出一副奇异表情,倒是没说什么,蹬着高跟鞋走远了。


 


 


 


王俊凯莫名其妙就有些伤心,他松开禁锢着那人的手臂,慢慢向后退了两小步拉开彼此距离。


 


他觉得从山顶滚落的雪球越来越大,即将把自己掩埋在冷漠冰山底下,太残忍,这滋味太不好受了。


 


 


他也想按套路温和下去,可他本来就不是这样的人啊。


 


他伸出右手抹了一把脸,无缘无故绝望起来,“易烊千玺,我要向你坦白一件事。”


 


“你觉得温柔的那一个,并不是我。”


 


“你胃疼的时候,我想把你绑在床上强行休息,想狠狠地骂你,甚至打你一顿都不解气。”


“看见你家金毛时,我一点都不觉得他听话,我觉得他不仅奴性还老爱破坏气氛,说实话我很烦他。”


“我事先给自己规定好人设,可我不知道遇见你会让我再没有定力,时时刻刻都想要OOC。”


 


 


“我并不是你想象中成熟可靠的助理……不……其实我还是很可靠的。我是说我就是中二啊,我想改,可真改不了,我一辈子就这么冲动下去了。”


“对不起,我骗了你。”


 


“可是,喜欢你从来都是真的。”


“你能原谅我么。”


 


 


王俊凯低下头安静地站着,他用右手包裹住左手冰凉的指尖,可仍旧无济于事,长久的沉默逼得他脑袋发昏,他隐约觉得大概低血糖又要再次来临了。


而易烊千玺大概是不会原谅他了。


 


 


终于——“我真是瞎了眼了。”


 


等了半天等到这么一句话,也算是尘埃落定了。


王俊凯的眼睛茫然地看向地面,嘴唇抖动地张开,不知能说些什么,便又颤抖着紧紧闭上。


 


 


可下一刻嘴巴里却被人塞进一颗糖。


一个温暖的拥抱紧紧地覆盖上冰冷的身体。


 




“我真是瞎了眼了,才会喜欢你。”




耳边传来世界上最最动听的声音,“我不会原谅你,因为我从没有怪过你。”




“喂,即使你人有点精分也没关系,谁教我……”


“喜欢你。”









“那些我们无法控制也永远无法预先知晓的奇妙而瑰丽的相遇,通常会归功为「缘分」二字。有些话还是应该笃信的,比如,上帝早有安排。”




底层受如是说。














【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458)
  1. 二十一我是MiFeiFeii魔王 转载了此文字
  2. 覆辙。魔王 转载了此文字
©耿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