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直

2014.4入股·长期自我拉扯·专注产出·不混贵圈丨multi-tasking

Love machine

看得我心都化了❤

魔王:

*给@讷言,为爱与面包。


*然而魔爸说罗曼蒂克不及言哥万分之一。


*请勿上升真人。








“太阳升起的那一刻,是我一天当中最想念你的时候。要知道人醒来时,大多数的梦都被貘吃掉了,唯你清晰。我却无法触碰你。”






王俊凯收到了一封情书。


 


这原本不是什么稀奇事情。


信封甚至像他收过的许多情书那样平凡无奇,规规矩矩的粉红色,里头是薄薄的一张纸,份量很轻,却郑重地被人夹进他的地理课本里。


害羞的爱慕者似乎是特意选了第20页与21页之间的位置——都是暧昧的数字,稍不小心就读成了“爱你”。


 


 


王俊凯起初并没有什么多余心思,如往常一样漫不经心地打开信封,敷衍般扫了两眼。


 


漂亮干净的字体,落笔果敢,比起一般女孩子的清秀又显出几分大喇喇的洒脱。


遣词造句是优美的,又不似其余别人那般肉麻做作。


 




“好像是认真的?”


见识过太多被青春期荷尔蒙怂恿而来的喜欢,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此路不通就另寻一个合适对象,因而王俊凯对被告白这种事几乎是麻木的。


可就在刚才那么一瞬间,他又觉得自己似乎是被人真挚地喜欢着。






身体渐渐坐直了,两手捏着信纸逐字逐句地读下去。眼睛不自觉眯了起来,嘴角悄悄划出一个微妙弧度。


长久地盯着这些甜蜜的情话看,熟悉的汉字竟要变得不认识,时间停驻,寂静天地间唯有耳边风声涌动,把不知何时鼓噪着的心跳声一并带来。


“砰砰砰——”






他舔了舔嘴唇,轻声跟着隐形的爱慕者一同念出来。


“你在我心里种下一棵苹果树。”












“我从第一眼看见你,就已经在担心失去。”






篮球在指尖飞速地转上几个来回,失去平衡倒向一边,幸而半空中被人及时托住,有惊无险地落进一只温柔手掌。


 


王俊凯将篮球从左手换到右手,再扔回去。踟蹰片刻终于还是大力拉过身旁的肥仔,明明想打听却装作浑不在意的样子,悄声问道:“诶,你听说过赵钱钱这个人么?”




对方一脸茫然,“谁啊?男的女的?”


 


王俊凯恶狠狠地瞪他一眼,“女生。”


又在心里默默补充,“情书落款处写着的名字,我迫切想要见到的女生。”


 


“貌似有点耳熟……”肥仔思考了一会儿,茅塞顿开似地伸手指向篮球场上奔跑的身影,“好像是跟千玺一个年级的学妹,你可以问他去。”


 




王俊凯眯起眼睛打量不远处正玩得兴起的那个人,微微叹了口气。


易烊千玺啊。




他与他是球场上认识的,交往也就止于有限的那一块水泥地,最多不过学校里遇见了互相打声招呼,彼此都算不上多么热情。


 


可又是不一样的。


比如他从那个人在开学典礼上代表新生致辞时起就不自觉留了心,怎么做都别扭,连目光也像是突然有了自我意识。


又比如此刻,明明就站在场边,他却突然不想走过去了。


 




千玺看上去有些疲惫,打了没多久就下场站在旁边休息。同伴递来一瓶矿泉水,大概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瓶身上面凝了层薄薄的白雾。


他轻声道了谢,接过以后却没有喝,转而拧开瓶盖兜头浇下来,看得王俊凯也跟着一阵哆嗦。


 


那家伙却不怕冷似的,表情反倒很是畅快。刘海被水打湿,一绺一绺贴在额头上,漂亮锋利的眉便得以露出来。水珠绕过眼角,沿着脸颊脖颈一路滚落,煽情至极。


“最后一定停在胸口不动了。”王俊凯这么想着,就看见那个人的衣服已经快要湿透,白T恤几乎变作透明色。


 


 


心脏走过一只猫,锋利爪子被悄悄收起,只有温热小肉垫反复磨蹭,软软的,痒痒。


他有些气闷,咕哝了一句“就不能好好喝水么”,把球丢进肥仔怀里转身就走。


 


易烊千玺余光瞥见王俊凯离开的背影,迅速停止手上动作。他掀起衣服下摆擦了把脸,颇为怨念,“买这么冰的水是不是有病。”


 


耍帅可真是个技术活啊。


千玺撇撇嘴,往某人消失的方向看一眼,又上场打球去了。












“我无法停止幻想拥有你的日子,那一定是天底下最最美好的事。你的真挚笑容与古怪脾气将统统属于我。且仅属于我。真糟糕,我嫉妒未来的自己。”


 




“赵钱钱”的情书实在是动人,如果不是这样,一向怕麻烦的语死早也不会痛苦地纠结几堂课,就为了写封情真意切的回信。


 


王俊凯从前觉得美剧特别夸张,男女主角契合到即使是初次见面,言语无妨,只要一个眼神就能够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


他对此向来都嗤之以鼻。可现在谁又会想到,仅仅一封简单的情书就让自己怦然心动了呢。


 


 


还没来得及写下措辞诚恳的回信,第二封情书到了。


这回倒是不用再费尽心思打听,因为信是易烊千玺送到班里来的。


 


他一开始颇为震惊,鬼使神差地就去假设这是千玺写的,眼睛瞪得圆溜溜,连耳朵尖都悄悄地红了。回过神来更是尴尬,只好盯着信封上熟悉的字迹发呆,同时心里默念着“不可能”。


脑洞太大,怎么可能是他呢。




然而许多事情毕竟由不得人,情书读着读着就尝出些不同味道。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去幻想千玺的样子,于是字里行间饱胀的甜蜜里就升腾出一股惆怅情绪。






就这么时而皱眉时而傻笑,磕磕绊绊地看到了最后。


可预想中的“赵钱钱”没有出现,落款处是另一个名字——孙李李。


 


“What???????”


王俊凯不相信似地揉揉眼睛,伸出手指一个字一个字地点过去,没错,依然是“孙李李”。


 


这时候如果再想不明白为什么,那可真是白瞎他收过那么多封情书了。


幻灭的某人冷笑两声,气急了就作势要撕掉信纸。拳头捏紧了却终究没有舍得,愤恨地攥成团儿丢进抽屉里去了。


 


哦,所以自己心动的对象其实是个代笔。


 




 


心情糟糕的时候运动是唯一解法。


 


王俊凯存着发泄的心思往球场的方向走,离得近了看见千玺正坐在场边休息,大概是嫌弃地面不干净,这人龟毛到裤子下面还垫着个作业本。


吐槽的话在嘴边转了几圈,却着实没有力气。他晃晃脑袋,蔫蔫地走过去跟着坐下了。


 


千玺见人精神不济,体贴问道:“怎么了?”


他有气无力地摆摆手,“被人耍了。”多余的却也不愿再提。


 


易烊千玺沉默片刻,转过头对他笑,“等我一会儿,我去买奶茶给你喝。”


不等他回答便起身飞快跑远了。


 


王俊凯心情好了不少,专心等待起千玺甜蜜的安慰——都送奶茶了还不够甜蜜么,至少他是这么觉得的。


不经意间看到那个人落在地上的本子,无所事事的人便捡起来随手翻了几页。


——然后就愣住了。












“有时候真想变成一只袋鼠。”






奶茶买了那个人最喜欢的口味,他却没有伸手接过,只是冷冷地嘲讽道,“我们易书法家是穷到揭不开锅了么。”


 


王俊凯抖抖手中的作业本,嗤笑一声,“千玺说起情话真是信手拈来,连我都要被感动了。不知道这是因为有经验还是源于天赋?”


他心里气出一场大火,面上竟还有本事笑出来,“我们千玺可真是爱情机器。”




 


事后王俊凯也很是疑惑,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愤怒,漫天怨气里似乎又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


他忍不住去设想如果代笔的人不是千玺,就当是肥仔好了,又会是怎样的结果呢。


他可能会肆无忌惮地嘲笑那个死胖子,虐他,敲诈他,却无论如何都不会生气。


 


幸而王俊凯并不是多么刨根问底的人,他隐隐有种预感,再深究下去可能会是某种连自己都会被吓到的答案。


于是便也作罢了。












“我时常会想,为什么虹是彩色的,为什么蜘蛛有许多条腿,为什么菟丝子那样懒惰?太多疑问,可唯独喜欢你这件事,我从不去想为什么。喜欢就是喜欢。”




 


易烊千玺是故意的。


他故意答应了同班女生的请求,替她们写出温柔情书。


——本来就是偷偷藏了那么久的心意,又怎么会不动人呢。


 


他故意落下作业本,让王俊凯认出自己的字迹。


他甚至猜到了那个人可能出现的种种反应,要么大大咧咧地当作玩笑,虽没有暧昧,但关系更进一步也没有什么不好。


又或者像现在这样愤怒,那么更好,情绪越失控,复杂到连当事人都弄不清楚,不是越证明了有戏么。


 


接下来的策略也想好了。


厚着脸皮认错来得顺理成章,他总会原谅他的。


而没有谁的开场会比他更让人印象深刻了。


 


 


易烊千玺站在王俊凯的班级门口等着,一句“学长”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那个人就视若无睹地走过去了。


——一眼都没舍得分给他。


 


隔天在食堂远远看见他,匆忙走过去坐在邻近空位上,那家伙却二话没说起身就走。


——餐盘里的饭还没吃完呢。


 


 


肥仔看不过去了,颇有些打抱不平的意思,“才多大点事儿我说你至于么。”


 


道理谁都懂,可王俊凯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这些天他终于想明白了,自始至终他对易烊千玺的态度都不对劲。


起初是不由自主地关注那个人,虽然心里觉得别扭,可谁教他自个儿也控制不住呢。接到情书后又莫名其妙被吸引——而事实证明他心动的对象从来都只有一个人,也不知该算作好事还是坏事。


 


可那个人呢,毫不动摇,冷冷静静,充其量是拿他作消遣。




“调剂生活呗。”


他觉得自己可笑又委屈。


 


然而更加悲哀的是,在千玺这么黏了他几天后,看着那家伙皱着眉冷峻的样子,他又不忍心了,总要跟着那人一起落寞。




“明天就原谅他吧。”


憋屈抑或不舍,他终究选了后者。






其实按照易机器的计划,黏上个三五天也就够了,是时候晾那人几个回合。


毕竟事情总有章法,欲擒故纵也自有它的妙处。


 


然而问题就在于,每天都告诉自己明天一定不去找他,可每天又不由自主地跑过去了。


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他无法像平日里的千玺那样淡定,是惶恐甚至后悔的。他想早知道这样一开始就坦诚地接近,不搞这些小把戏了。


 


 


结果易烊千玺还没下定决心若即若离,偶尔装病示个弱,倒是因为天气变凉真的感冒请假了。


 


王俊凯放学后没有见到熟悉的身影,郁闷得脸都皱成一团,扭扭捏捏地问肥仔那人怎么了。


得到的答案却让他更加愁苦——“生病在家”。


 


他打定主意要与千玺合好,又不知该怎么说,磨蹭了半天在心里憋出一句话,“病好了一起打篮球吧。”


浪费了好几张纸才终于写出一个自己满意的纸条,严肃地点点头,觉得字体还挺工整,就背着书包往千玺的教室去了。


 


 


留下值日的学弟认识王俊凯,交代一句“学长走的时候锁下门就可以了”,便笑着挥手离开。


 


他在千玺的座位上趴了一会儿,抽出课本压住小纸条,起身时不小心撞了下桌子,于是抽屉里塞满的书便哗啦啦地掉了一地。


 


王俊凯叹了口气,蹲下身把东西一样一样捡回来。


——然后就看见了一颗心。


 


普通草稿纸折的,表面干干净净,并没有什么浪漫的秘密。


可不管过去多久,每当他回想起这一天,心中还是会被一种奇妙的笃定感占据——看,我们之间毕竟连着命运的线。


 


 


一般人谁会无聊到拆开别人已经完工的折纸呢。


王俊凯平时也不这么没事找事,可这天他终究是打开了。


 


心的内页果然布满了那个人的字迹。


 


也许一开始是班主任要求同学们写出自己的学期计划,因为题目是这样的:“按照重要程度,为你的愿望打分。”


 


易烊千玺本来正正经经地写着“提高语文成绩:8分”,“长到一米八:10分”诸如此类想要达成的事情,最后却统统被人划掉了。


他在七零八落的线条顶部写着一个字。


你。


 


 


如果说一开始王俊凯还不敢确定这个“你”指的就是自己,那么看到旁边模糊的只言片语也足够他想明白了。


 


“怎样让他注意到我?”


“情书欺诈=印象深刻。”


“他不理我。”


 


 


路过的猫发现了小鱼干,肉垫便一直踩在心脏,久之化成雕塑,柔软得一塌糊涂。


王俊凯笑着揉揉脸,几不可察地叹口气,“这个傻小子啊。”


 










“那一定是世间最美味的苹果。”






王俊凯照着学弟给的地址找到了易烊千玺的家。


 


那个人似乎病得不轻,鼻音很明显,连带说话声音也跟着黏糊糊的,无精打采的样子看得王俊凯一阵揪心。


 


然而他还是狠下心扬了扬手中皱巴巴的纸,“我发现了这个。”


原来的心形早已认不出模样了。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千玺一下子懵了。


可那个人根本不给他机会作缓冲,故意说起风凉话,“谁知道这纸是不是你安排好了故意骗我呢。嗯,爱情机器?”


 


易烊千玺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片刻后默默垂下脑袋,觉得自己有点伤心。


他想,就只有那么一点点而已。


 


尽管难受,他还是努力解释道:“可我是真的喜欢你。”


身体很疲惫,他甚至已经想转身离开了。


 


可还没来得及把难过扩大化,一只手就轻轻地落在了他的脑袋上,眷恋般地触摸几下,很快便离开了。


那个人的声音这样温柔,几乎可以算作是诱哄,“之前的情书都是你扮作别人写的,不算数。现在你自己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千玺想,有很多很多。


即使是那两封冒牌的情书,也统统是他想要讲给他的情话。


 


可他沉默了半晌,最终只是抬头对他笑。


“我死机了。”










“爱让人无所不能,却又什么都不能够。”


恋爱废柴这么说着。












【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2061)
©耿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