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直

2014.4入股·长期自我拉扯·专注产出·不混贵圈丨multi-tasking

如也

# K赫

# 生贺,谁说不甜

# darling,爱会让你有无所不能的奇妙能力

 

 

 

 

看到端坐在最后一排的Karry时,千智赫的第一反应是退出教室:进错了?

 

第二反应:这次自己真的要栽了。真的。

 

 

 

 

我想要你#

 

 

 

 

其实再次见到Karry并不是在新班级的第一次班会上。

 

千智赫记得在当初公布保研结果的时候,他就远远的看到了Karry的背影。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他就是能确定,那就是Karry。就在公告栏旁边,和身边的大高个儿说说笑笑的。

 

当时他还寻思,Karry竟然会愿意继续留C大读研?他本以为,传言中家境殷实背景雄厚的K少肯定会选择更好的出路,比如出国,或者保研去B大之类的,而不是留在这个虽然也还不错但绝对算不上顶尖的C大继续念研究生。

 

或许这次……可以和他一个班也不一定?

 

千智赫承认,他当时的确有过这个念头,而且不止一秒。可问题是……“你懂的,这人啊,妄想一下子成真了的话,还真有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啧。”千智赫如是说。

 

 

 

 

我明白眼前都是气泡,安静的才是苦口良药 #

 

 

 

 

千智赫绝不承认,考来C大是在追随Karry的脚步。

 

毕竟按照他的人生规划,想要成为一名战地记者的话,来新闻系排名第一的C大肯定是不二之选啊,不然要干嘛。

 

不过说来也怪,明明两人高中时是一个自习室并肩作战好多年的战友——虽然座位相隔一整个自习室并且事实上没说过一句话——可上大学后竟然还是没熟悉起来。

 

当然,对于这种<都在同一个学校七八年了都不认识> 的奇妙体验,千智赫也不是没有怨念过。“可毕竟不在一个班啊。”他安慰自己,“而且Karry知道我才是奇怪的吧。”

 

C大新闻系的课程出了名的多,再加上千智赫本就不是主动的性子,于是乎,千智赫索性也断了主动结交的念头。只是,饶是千智赫不主动去关注Karry,校园就这么大,偶尔还是会碰到擦肩而过的Karry。更何况,声名远播的K少的种种花边新闻,总是会多多少少飘进千智赫的耳朵。

 

每每这时,他都会恍然记起,“啊!还是没能认识Karry啊!”然后和死党马思远聊上几句。

 

……

 

「阿远,Karry进了学生会。」

 

「你也进啊。」

 

「懒。」

 

……

 

「阿远,我今天在食堂看见Karry了。」

 

「没去打个招呼?」

 

「……没。我要去上课。」

 

「你四八四洒。」

 

……

 

「阿远,系里都在传,说Karry去辅修了B大的国际关系。」

 

「上就上咯。你不是说,那家伙一直立志要当外交官来着?」

 

「对哦!」

 

……

 

「阿远,Karry好像有女朋友了。」

 

「K少嘛,没女朋友才奇怪的吧?」

 

「呵呵。」

 

……

 

「阿远,Ka……」

 

「千千,咱能不能不聊Karry?」

 

「不能。」

 

最迷人班长马思远受到N点伤害。

 

……

 

「阿远,我竟然和Karry保研到了一个班里。」

 

「纳尼?!」

 

「我也受到了惊吓……」

 

「千千,不要方,直接上!」

 

 

 

 

千智赫也不是没想过他对Karry到底是怎么个想法。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喜欢吗?说不上。毕竟他没有作出任何“把Karry”or “泡Karry”or “追Karry”的举动。

 

不喜欢吗?可Karry的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能让他瞬间支起耳朵。

 

“孽缘。”千智赫最终给他和Karry之间的奇妙关系做出了这样的定性。

 

于是当他进入新班级的第一天发现自己竟然和Karry同班时,默默对说了句,“真是阴魂不散啊。”当然,关于那些抑制不住的就算刻意忽略也会从心底丝丝缕缕渗出来的欣喜,就不要提了好伐啦!

 

 

 

 

我抓住散落的欲望,缱绻的馥郁让我紧张 #

 

 

 

 

有些人天生就带主角光环。比如Karry。刚进入新班级就再次担起了班长大任。

 

虽然终于在一个班了,可千智赫发现,一个班的意思,也只不过是一起上课、一起下课、一起交作业而已。两个人的座位还是横跨了一整个教室。所以“同班”对于改善自己和Karry的关系而言,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

 

「不过好歹Karry知道我了呀。现在见面会点头或者打招呼的。」千智赫动动手指,通知马思远同学,自己对现状表示满意。

 

而收到通知的马思远同学简直想摔手机。「千智赫,你太怂了。」完了还加了一句,「我鄙视你!!!」

 

千智赫倒也不恼,任嘴角笑出两个小窝儿,「阿远啊,你不懂。」

 

「屁!老子真受不了你们这些死文青。矫情!」

 

「哦。神秘的微笑。」

 

「滚滚滚,抱着你的Karry男神给哥滚。」

 

「债见!」

 

 

 

 

如果非要给事情找一个契机的话,千智赫觉得,那一定得是新班级的第一次集体郊游。

 

彼时帝都刚刚降了初雪,Karry班长大手一挥,决定带全班爬山去!

 

其实千智赫特别想吐槽Karry清奇的脑回路,大冬天去山沟沟里,真的不是在作死啊?可看着班里其他同学全部一副“Karry的想法好棒啊啊啊那我们就全票通过啦啦啦赶紧计划日程吧吧吧”的样子,千智赫的心一瞬间软的一塌糊涂,一手托着腮,一手握着笔,看着讲台上站得笔直的Karry,偷偷笑出了梨涡。

 

老子看上的人,就是不一般。啧啧啧。

 

 

 

 

时间:20xx年11月27日。事件:C大国际新闻班第一次集体出游。天气:晴冷。目的地:妙峰山。

 

千智赫任凭自己的脑袋随着晃晃悠悠的大巴有节奏的上上下下。他已经想了快一个小时,都没想明白,自己怎么就坐在了Karry旁边。左手边是冰凉的铁板,右手边就是散发着缱绻的馥郁气息的Karry。只要稍稍往右偏一偏脑袋,他就能碰到Karry的肩膀。

 

真好闻。千智赫想。

 

他觉得他快被Karry的温暖味道溺死了,连带着脑子也不清楚起来。没想到Karry的声音突然响起,10cm超近距离低音炮的杀伤力果然不一般。

 

真好听。千智赫想。

 

“我说千智赫啊,你怎么还是这么高冷?”Karry的声音里除了调侃,还带着股明显的委屈。

 

“啊?”千智赫觉出了那丝委屈,有点蒙。后来回想起来,千智赫觉得,自己的表情当时肯定特别二。“你……你知道我?”

 

倒是Karry,索性大半个身子都侧过来面向千智赫。“废话!我当然知道你啊,而且……咳,我说,你真的很高冷诶!不管是高中时候,还是之前本科时候,还是现在。”

 

“我……我没有啊……”千智赫觉得自己右半边脸都要被烧着了。

 

“哪里没有!咱俩都做了七八年的校友了好吗!四舍五入都十年了好吗!十年!”余光里,千智赫看到Karry明显撇下的嘴角,就像……没吃到小鱼干的猫咪,“而且这回都一个班了,可从开学到现在,你都从没主动跟我说过话。”

 

听着Karry的控诉,千智赫突然觉得自己心心念念这么多年,只敢远观不敢亵玩的“K少”,简直就是赤果果的欺骗。

 

不过,倒是终于放松了下来。“Karry男神,你再这么控诉下去,你的男神形象可是就要崩掉了哦~”

 

“那为了保持我的完美形象,只能让你今晚和我睡一屋了。防止你走漏风声!”

 

“哈?!”

 

 

 

 

我听过被诅咒的秘密,不拒绝你#

 

 

 

 

冬天,尤其在刚刚下完初雪的冬天,爬山,真的是作死。

 

千智赫喜欢爬山,但他却不耐冻。揉揉通红的耳朵,千智赫觉得自己已经被冻僵掉了。

 

前方3米处,Karry的嘴巴冒着白气,脸蛋被冻得通红,眼睛亮晶晶,二了吧唧冲他挥胳膊,“赫赫快过来!你太慢了哈哈哈。”

 

有些不忍直视。

 

而且赫赫什么鬼?Karry这人怎么这么自来熟!明明1个小时前两人才进行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聊天”好吗!

 

K少的人设崩了,心塞。

 

纵使脑内跑满弹幕,可……你知道的,对于这位“孽缘”对象,千智赫其实毫无抵抗能力。

 

“来了,Karry。闭嘴。”

 

嗯你千总就是No Zuo No High。就这么酷。

 

 

 

 

一行二十多人好不容易爬(zuo)完(gou)山(si),下来就直接去了预定好的民宿。

 

如果说,下午爬山时,千智赫发现自己还能保持“虽然快被冻死了但还能坚持完美微笑成功登顶”这种酷的话,到了晚上,千智赫发现他酷不下去了。

 

他的行李连同Karry的,被直接拎到了一个房间。天知道,在大巴上Karry那句“那为了保持我的完美形象,只能让你今晚和我睡一屋了”他真的以为是开玩笑的。

 

同屋。同眠。一夜。

 

to 睡,or not to 睡,这是个问题。

 

千智赫觉得在大巴上坐在Karry旁边时的那种熟悉的紧张感,又要淹没他了。明明下午的时候已经不紧张了啊!

 

站在房间门口,千智赫愣是迈不开进去的腿。直到Karry的脑袋从门框后探了出来,“赫赫你咋还不进来?想cos门神?”

 

千智赫慢慢翻了个白眼。鄙视Karry的同时也顺带鄙视自己。

 

啧,一点都不酷。

 

然后一步迈进了屋里,根据Karry Wang日后的回忆,“那样子就像上战场,这傻小子。我又不会真对他怎么样!”

 

 

 

 

「阿远。一级警报。」

 

「What?」

 

「我我我要跟Karry同屋住一夜。」

 

「Wwwwwhat?!?!?!?!」

 

「怎怎怎怎怎么办T^T」

 

「千啊,毛爷爷教育我们,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u understand?」

 

 

 

 

抛下手机,千智赫觉得马思远这个僚机也是不能行了。

 

一抬头,看到Karry正在把衣服从行李箱里取出来一一挂好,抻平。于是他索性向后仰躺在床上,抬起胳膊压在眼睛上。咋这么污呢!一点都不优雅!

 

突然脑袋就被人轻轻拍了一下。是Karry。

 

“累了?”

 

温柔的低音炮,真好听。

 

千智赫觉得自己也真是有够痴汉的。放下胳膊,睁开眼睛,没想到头顶正上方便是Karry荡漾着水意的桃花眼。

 

咦……这体位……

 

千智赫突然有种Karry的脸在不断向下,离他越来越近的错觉。于是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决定把马思远拉黑921秒。被他感染的太污了。

 

“唔……你行李收拾好了?”

 

“啊。”

 

“哦……”

 

尴尬。

 

眼看着陷入迷之沉默,Karry的声音却突然提高。“千智赫!其实我……”

 

可还没等他说出口,房间的门却被一把推开。

 

是班里的团支书。

 

“你俩,快收拾好出来。玩游戏啦玩游戏啦~~~”

 

“好,就来。”

 

千智赫觉得,一瞬间黑脸的Karry还真是……可爱呀!

 

 

 

 

我想要更好更圆的月亮,想要未知的疯狂 #

 

 

 

 

虽然都是研究生了,可班级游戏还是逃不掉老套的狼人、UNO、杀人游戏。

 

本来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如鱼得水浪里格浪的Karry,这回却一直兴趣缺缺的样子。连带着千智赫也玩儿的心不在焉。

 

千智赫的直觉告诉他,大概和那句因为团支书的打断而没说出的话,有很大关系。

 

就这么不咸不淡的玩了几局,Karry仿佛做了什么决定一样,把手里的牌往地上一摔,“同志们,不如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更老土好吗!!!

 

千智赫觉得自己的弹幕已经装载满级了。刚想开启吐槽模式,一抬头却看到Karry正盯着他。“真心话大冒险,敢不敢?”

 

拜Karry的男神光环所赐,班里同学竟然纷纷附议,立马张罗着换游戏。

 

千智赫方了。这么没原则真的好吗。

 

 

 

 

玻璃瓶转起。

 

第一局,指向了同学A。

 

千智赫看到Karry的露出虎牙,狠狠咬了下唇。

 

第二局,中招的是同学B。

 

千智赫看到Karry猛灌下一口啤酒,然后捏瘪了手里的啤酒罐子。

 

第三局,中招的是Karry……旁边的团支书。

 

千智赫看到Karry的脸黑了。

 

第四局,第五局,第六局……

 

也不知道是该说Karry运气太好,还是运气太差,一整个晚上,Karry都没有拿到“真心话”或“大冒险”的机会。倒是灌下了不少酒,回屋的时候步子都有点飘。千智赫只能驾着他,慢慢往两人的房间挪。

 

Karry带着酒气的鼻息喷到千智赫裸漏在外的脖颈上,激起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千智赫觉得,此时自己的脸一定像个麻辣小龙虾。从头红到尾。

 

“赫赫,凭什么不让我玩儿真心话大冒险!”

 

“不玩儿才好啊,那可是整人游戏。来来来,下台阶,慢点。”

 

“我不开心了。”

 

“额……直走直走,马上到了。”

 

“我说,我!不!开!心!了!”

 

“好好好,现在要上楼了啊。然后,那……我陪你玩?”

 

“嘿嘿嘿,赫赫你最好了~”千智赫感觉Karry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他的脖子,“快问,我要玩儿真心话!”

 

“哦我想想。你别扭,小心摔了。”

 

“问问问!”

 

“那Karry你为什么会留在C大?”

 

“啊?”

 

“来,转个弯,马上到房间。我记得,你不是一直想当外交官?”

 

“哦……想啊……”

 

“那为什么留在C大,念国际新闻。”

 

“为了……”

 

“直接保研去B大国际关系不是更好?等下,站好,我开门。”

 

“为了一个人。”

 

千智赫觉得,有个软软的东西碰了碰他的耳朵。是Karry的嘴唇。


“现在我要开始玩儿大冒险了。”

 

 

 

 

想要声色的张扬,我想要你#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奇怪。一旦有了个开始,一切就好像被按下了快进键。

 

抛开自己这么多年的“狼子野心”不谈,明明和Karry突破“陌生人”的关系才不到24小时,千智赫却觉得,自己和Karry已经熟到不能再熟。

 

比如现在,自己被Karry拦着肩膀,以一种极其类似backhug的姿势压在门板上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刚刚熟悉起来的普通同学关系”……吧?

 

 

 

“你别闹……Karry……”


“我说,我要玩儿大冒险。”


“……好好好,玩儿。我陪你玩儿。”


“我说,我选在本校保研,还保到了国新班,是为了一个人!”Karry的脑袋埋在千智赫的颈窝里,连带着声音听起来也闷闷的。

 

“……哦。”千智赫动了动,发现挣脱不了Karry的禁锢。

 

“那个人又傻,又高冷。很烦。”

 

“……哦。”所以说这人喝醉了发酒疯就是烦。千智赫如是想。

 

“连上课都挑跟我对角线的座位。那个人以为谁都跟他那样能忍啊?!”Karry的声音更委屈了。

 

“我说,Karry,咱们先进屋成吗?”

 

“他本体是忍者神龟吗!”

 

“……”

 

千智赫觉得,环着自己的双臂更紧了。

 

“所以赫赫,毛主席说,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你能不能对自己有点信心?”

 

千智赫一下子僵了身子。如果可以,他真想立马在脚下猜出个地缝,然后钻进去。

 

“Karry你醉了。”

 

“我没醉,装的。”

 

Karry扳过千智赫的身子,两个人终于面对面,可他愣是对不上千智赫闪烁的眼神。

 

于是微微俯下身子,轻轻吻上千智赫的发旋。

 

“在一起吧,我的专属Stalker。我都等了六年了。对我有点信心,嗯?”

 

就像一口烧酒,呛得千智赫眼泪都快出来了,连带着快被冻僵的身子也暖了起来。

 

“好。”

 








-------------------


「阿远,我和Karry在一起了。稀里糊涂。」

 

「纳尼?!」


「唔……奇妙能力。」


「艾玛,恭喜恭喜!」












-------------------


「大哥,千千说你俩终于成了?」


「嗯。」


「也不枉我这么多年瞒着他给你通风报信啊!我苦啊!(抹眼泪 」


「之前我就不计较了,以后不许叫赫赫“千千”,否则…… 」


「……过河拆桥,靠!」

















# 所以,归根到底,谁才是谁的Stalker?


# 嘘,这是个秘密


# 目测会给K视角。if possible...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6)
热度(581)
  1. Ran's viwuviwu耿直 转载了此文字
©耿直 | Powered by LOFTER